蜀江清

挖坑可能填,脑洞大过天,慎入.

【顾韩】七宗罪chapter.7

被群里的太太谴责了,面壁思过后改过自新,希望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

chapter.7

    等顾飞抓着那偷了人钱包的小伙子回到公寓大楼前时,天色已经趋向昏暗。顾飞一手抓着小偷的左腕把人连拖带拽的带到韩家公子和那面色焦虑的中年妇女面前,他将钱包还给妇人后对公子道:“久等了啊,把这人带回去吧,做个笔录。”

    韩家公子用余光瞥了他一眼鼻腔出气哼了一声,算是施舍了一个回应,转身大步走向停车场,而顾飞压着那小偷跟着走去。

    傍晚七点,俩人终于回到警局,顾飞将扒手交给同事去做笔录,与公子被等得心焦气燥的佑哥催促着前往会议室。

    剑鬼、御天神鸣还有一整天不见踪影的战无伤都已经在里面正襟危坐,人手一份厚厚的资料,公子和顾飞赫然是最晚到的。

    “来啦。”剑鬼稳重的向他们点了点头,又问:“结果怎么样?”

    韩家公子顺手拉开顾飞身边空位坐下,说:“还行吧,算是小有收获,”他顿了顿,把手伸向顾飞。
   
    顾飞瞅了瞅这只白净的手,挑了挑眉,问他:“干嘛?”
 
    “带回来的东西呢?”韩家公子不耐烦道。

    顾飞恍然大悟,在自己的裤口袋翻了翻,将那被叠成一小块豆腐似的检验报告递给了公子。

    果不其然,公子是一脸嫌弃地把纸张摊平,然后推至众人视线中心,指了指上头受检人的姓名。

    “白淼?”佑哥翻开了自己的笔记本,在上面不知道写了啥,接着说到:“原来是艾滋病人吗?明天去这家医院问问吧?对了,扫黄打非处有消息鉴定科的人结果也出来了。这个楚依确实被抓过,还不止一次,两次都是在同一家酒吧被抓住。床单上的精斑分属于四个人,其中另一名死者的精斑也在上面,皆是艾滋病感染者。”

    顾飞若有所思,他虽早年一直跟着特殊部队出生入死,但也明白艾滋病的传播感染能带来怎样的滔天仇恨。

    可这件案件总给他奇怪的感觉,他想了想,道:“如果是因为被感染艾滋打击报复,我倒是能理解受害者楚依下体...额...咳咳,”顾飞不自在地嗽了嗽嗓子,继续说道:“不过,犯人为什么要拿走楚依的一双眼睛另一名受害者的一对耳朵呢?”

   “这很奇怪,作案杀人总是要有目的性的,如果仅仅是因为受到了传染怀恨在心做出虐待楚依的举动我可以理解,但是缺少的耳朵和眼睛目前无法解释,还有另一名受害者,又是对犯人有什么不利才惨遭杀害呢?”

    众人眉头蹙紧,这确实是很大的一个疑点,这份艾滋病的检验报告可以说是为他们带来了一丝线索,也可以说是毫无用处,他们还是没法确切知道白淼的去处。

    剑鬼认为此次案件的突破点就在公寓本来的租客白淼,她一定知道些什么,于是吩咐战无伤和御天明天早晨就前往白淼就诊的医院进行询问。

    公子对剑鬼的安排不可置否,他本是靠在椅背上仰着头,望着天花板上锃亮的灯光,晃晃悠悠翘着凳脚,不知何时抓了一只圆珠笔在纤长手指间旋转。

    顾飞渐渐被他灯光下白的有些耀眼的手指吸引,他有些走神,耳边战无伤对案发现场周边的调查听得稀稀拉拉,而韩家公子手指尖笔杆旋转的“哒哒”声被无限放大。

    蛮灵活的,他在心里想,手生的这么漂亮很适合学习暗器功夫啊。

    这是顾飞的老毛病了,因为出身于功夫世家,自幼学习那些地道的中国功夫,这么多年下来,看人便也养成了这般习惯。

    突地,哒哒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韩家公子颇有些调笑意味的轻哼。

    “顾飞?”剑鬼唤了一声顾飞,他知晓了楚依常驻的酒吧地址,希望能由顾飞陪同公子一起去深入了解一下楚依的社会交际关系,而顾飞之前的走神让他误以为顾飞不愿接下这个差事。

    毕竟那是鱼目混杂乌烟瘴气的地下酒吧,他想,顾飞之前上头有交代怕也是有点背景的人,看着也是个洁身自好之人,不想去也情有可原。

    只是这等地方,当然是貌美心细懂套路的人最易套话,奈何御天未成年战无伤和自己颜值根本不过关,佑哥又是个后勤人员战五渣,思来想去唯有公子最合适。

    “我自己去也没问题,那种小地方的家伙没什么可怕的。”韩家公子说的满不在乎,也不知他是否故意,顾飞总觉那双有些妩媚的桃花眼若有似无的撇过了自己,身为武者对人视线的敏感,直接让他在这目光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还是让顾飞陪你去吧,万一有什么不测,他绝对能帮上你。”剑鬼说道。

    剑鬼又将之前说过的想法再向顾飞简略叙述了一遍,顾飞自然二话不说答应了。

    见顾飞答应的爽快韩家公子也没有反驳,整了整略微皱起的衣袖,起身颇有些没精打采的向外走去。

    众人面面相觑,顾飞冲公子道:“你去哪?”

    韩家公子脚步不停,随意挥了挥手,道:“老子没酒了,买酒去。”

    蓦地,他又停下脚步,回过头,笑得狡黠,轻声问了句:“怎么,你要请客吗?”

    不知是被头顶灯光晃了眼,还是被这个笑容晃了眼,顾飞又愣了神,莫名觉着鼓膜振动的声音愈发清晰,胸膛间似有什么重物在一下一下撞击着,猜不准,摸不透...

    已经接近晚上九点了,顾飞陪着韩家公子去往附近便利店买酒。他曾见过的那些军医队医均是滴酒不沾,韩家公子确是异数。

    他买了两听青啤,两人边喝边走,顾飞刻意放缓了脚步,陪脚步懒散的韩家公子慢慢散步。

    两人默默无语,不想公子先开了口。

    “很奇怪?”

    “什么?”

    顾飞不解,韩家公子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他不知怎么回应。

    公子又是只用眼角余光撇了撇他,没接话。

    “你这人话怎么总喜欢说一半?”

    “我乐意。”

    “...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呵呵,没人能对老子这张完美无瑕的脸下手。”

    夏季城市的夜空瞧不见星空,弯月被遮挡,有些黯淡无光,可天空下的土地上却处处灯火通明,顾飞借着路灯昏暗的光线,暗自打量着韩家公子。

    他不是会被好皮囊迷惑的人,也从小听从教诲不可以貌取人,但对于相处几天的韩家公子有点说不上来的小欣赏。虽然他嘴坏脾气傲慢,还自恋气人,性格极其不讨人喜欢甚至有点儿讨嫌,但掩盖不住他的心细聪慧和专业上的自信...

    “干嘛老盯着我,被本公子的美貌迷住了?”

    “...”

    好吧就算这样还是讨人厌...也许真的是脸在刷好感度吧...

    即使是配合着韩家公子的脚步,拖沓着拖沓着,也终于回到了警局。

    公子扔了酒罐子,便一头钻进法医室,刚刚在路上结束了幼稚的对话后,两人依旧相顾无言,公子却接到了消息,说是第二名受害者的面部复原图做出来了。

    那巨尸体呈现巨人观后毁坏的实在太厉害,面部复原也只能算是一个大概,不过有了大致的模样死者信息也会好找很多。

    距离事发已经有两天多,上头不止一次表明刑警大队众人效率太慢,剑鬼最近总是被请去喝茶,顾飞也是深感同情,所幸现在另一名受害者的身份终于有些眉目,他也多少是有些迫不及待,索性等在了公子门外。

    待人出来,顾飞也已经等了十来分钟,韩家公子神情有些肃穆,一张俏脸面无表情。顾飞凑上去,瞅着公子手上的复原图,上面是个有些小帅五官周正留着平头的男性,岁数不过三十的模样,看着竟意外觉得有些眼熟。

    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

    周康在做过笔录之后没能被放行,明天一早他便会被送往附近街道的派出所。

    幽暗寂静的拘留室里此时只有他一人,带他做完笔录的警员随手扔给他一条薄毯,他躺在拘留室冰冷的铁床上辗转反侧。

     直到渐渐走进的脚步声响起,又在拘留室门前停下,周康才一个翻身坐起。门外响起钥匙开锁声,紧接着进来的便是顾飞和韩家公子。

    周康的脸色在看见顾飞时就变得铁青,他攥了攥拳头,道:“这位大哥,你还有什么事吗?”

    顾飞笑了笑,说:“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认不认识这个人?”

    说完他举起那份复原图递给周康。

    周康接过,蹙着眉头左看右看,眼角隐隐跳动,语气颇有些紧张:“这是我哥!你们他娘想干嘛,他是个正经人开个小酒吧,我干的事跟他屁关系都没有!”

    “你别这么激动,”韩家公子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模样怪招人恨,“他没干什么坏事,不过你倒是要跟我来一趟了。”

    说罢,他向门外警员低声吩咐了句,领着顾飞走了。

    ...

    审讯室内,光线很暗,里面唯有一桌两椅,周康对面坐着个戴眼镜样貌平平的男人,那是佑哥。

    佑哥进来后晾着周康已有将近十分钟,只是一直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周康有些焦虑,他实在耐不住,向佑哥问道:“sir,你们究竟是要干什么?我他妈不就是抢了个钱包嘛!”

    在另一头的监控室内,御天神鸣听完这话龇牙翻了个大白眼,嘲笑道:“嘁,还sir?香港警匪片看多了吧!”

    没人理会他,众人都认真盯着监控画面,审讯室里安装的全方位摄像头,可以让他们清晰的看到犯人被审讯室的一举一动。

    屏幕上,只见佑哥不理会周康的提问,神色平静道:“周康是吧。”

    他拿过那张面貌复原图,又问:“他是你什么人?”

    周康喉结上下滚动,似是咽了一口唾沫,说:“这是我的哥哥。”

    “亲的?叫什么名字?”

    “是亲的,叫周健,比我大两岁。警官,我哥这是犯了什么事?”

    周康面色紧张,看上去很是关心周健的安危。

    “你们最近联系过吗,多久之前?”

    “我、我们感情不是很好...恩,对,感情不大好,已经一两年不联系了。”

    “因为什么感情不好?你们在同一坐城市,一两年不联系就不担心对方吗?”

    周康沉默了一会,顺手将桌上印有周健的面貌复原的纸拿了过来,才缓缓开口。

    “我和我那个哥哥差太多了。我是个穷光蛋,今天还因为抢劫被抓进来,我那老哥不一样,他可是自己开着酒吧做做小生意滋润着呢!”

    他顿了顿,脸上一丝笑意闪过。

    “我落破的时候他连伸出援手都不肯,呵,既然不把我这个弟弟看在眼里,我也不指望这个名义上的哥哥能记着我,我俩感情不好理所当然。”

    佑哥沉吟,低头在笔记本上记录。

    而监控室屏幕前的韩家公子神色晦暗,抱臂站着一言不发,顾飞偏头看他,忍不住用手肘捅了桶他的腰,韩家公子像受惊的猫,炸了毛一般低声骂了句我靠,瞪视顾飞,咬牙切齿问了句:“干嘛!”

    语气之凶狠,脸色之气愤,若是公子手上有个酒瓶一定毫不犹豫的砸过去。

    瞧见韩家公子这般神色,顾飞两手虚压示意消消气,说:“这个周康有什么不对吗?”

    公子横眉斜睨顾飞一眼,说:“暂时还没有。”

    靠!那你这么严肃干什么?顾飞眼角隐隐抽搐,深吸一口气,继续关注佑哥的审讯。

    佑哥刷刷几下写了三四行后,继续问周康:“按你说的,你们长久不联系,那我想你也应该没发现你哥哥最近几天失踪了。”

    “很抱歉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你的哥哥周健,在两天前被发现死于一栋公寓的出租房。我们发现周健时他已经死亡近四天,尸体腐烂严重我们没能保存下完整的遗体。”

    “同你哥哥一起被发现的是一名女性的尸体,她叫楚依,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她。”

    佑哥连珠炮点不停歇的一番话仿佛对周康打击很大,他瞪大了眼睛紧蹙眉头满脸的惊讶,久久不见回话。

    然后,只听一声巨响,椅子在地面上摩擦后突地倒地,周康面目狰狞,眼眶泛红,猛然起身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粗着鼻子深吸几口气,颤声到:“怎么可能,我哥...我哥他怎么就死了...”

    佑哥推了推眼镜,语气波澜不惊。

    “你先冷静下,配合我们调查,才能找到杀害你哥的凶手。”

    “你先告诉我,认不认识一个叫楚依的女人。”

    周康扶起椅子重新做下,忍了忍眼泪,说:“认识,但我不熟,这女人在我哥酒吧工作...算是我哥前女友吧,不过那都是一两年前的事了。”

    “你知道周健有什么仇家吗?”

    “应该是没有的。我哥开个小酒吧,我以前也没见他提过什么不对付的人,我也不清楚。”
   
    佑哥又问:“那你认识白淼吗?”

    “我不认识白淼。”

    这时,佑哥耳中带的无线耳麦传来了韩家公子的声音:“佑哥,问他是不是和周健有金钱纠纷。”

    佑哥了然,接着问:“你之前是不是和周健有过金钱上的纠纷?”

    “哈?”周康狠狠地皱了皱眉头,鼻孔出气,嗤笑一声:“警官你这是怀疑我咯?”

    “例行问问,你照实回答就好。”

     “老子虽然穷光蛋小偷小摸,但他娘的还不至于因为那么点破钱去害我亲哥!”

    他又狠狠拍了拍桌子,状似极其愤怒。

    佑哥不予理会,继续说:“我问你有没有纠纷,你别答非所问。”

    “有过!”

    “因为什么?”

    “啧,那段时间我交了个女朋友,没钱,女人什么都想要,我只能问我哥借,妈的,周健那么有钱,也不肯给我点,当初让他帮我介绍个工作他也不肯,你说他那么大个酒吧,随便给我个经理当当不是很容易,他就是不肯,后开我跟我女朋友掰了,也跟他吵了一架,就这样,之后就不联系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

    佑哥啪地合上笔记本,起身,示意周康可以出去了。

    “你直接回去吧,外面的人会带你去拿你的东西,你留下联系方式我们警方后续有些问题会来找你,希望你配合。”

    ...

    门外有人候着,韩家公子和顾飞一众也已经从监控室出来,周康拿过自己的外套钥匙等私物,被领着出去。

   韩家公子倚在走廊墙上,周康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公子冲他挑了挑眉,微微一笑,格外温柔。


作者有话说:

ummmmm...挺粗长的吧 .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啊...

鞭打求轻点quq

   
  

   
   

   

   

评论(17)

热度(38)

©蜀江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