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江清

挖坑可能填,脑洞大过天,慎入.

【顾韩】七宗罪chapter.8

仿佛被遗忘,打算勤奋一点了.

chapter.8    

    周康走后,韩家公子又领着众人返回监控室。他脸上笑意不减,伸手按下播放键,重新观看起审讯录像。    

    剑鬼几人早已习惯,拖了几张凳子在一旁坐下,顾飞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当韩家公子有意外发现。    

    进度条被韩家公子快速拖动,定格在周康伸手去拿复原图的画面。    

    “他在紧张,”公子冲屏幕努了努嘴,示意众人仔细观察“人在慌乱害怕的时候会下意识寻求保护,周康把纸拿在胸前,就像是与佑哥隔了一道屏障,便是以此寻求安全感。”    

    说完他再次拖动进度条,继续分析。    

    “看这里,周康的手,”画面被放大,是周康放在桌下的左手,“他一直在摩挲自己的手心。”    

    御天不解,问道:“这说明什么,也许只是他的习惯呢?”    

    韩家公子勾了勾嘴角,笑说:“我看不是什么习惯,是说了慌,手心在出汗吧。”

    “这样的小动作,不止一次了,绝对有鬼。”

    “再加上他的回答,我让佑哥问他与周健的矛盾,他先是答非所问,然后才开始复述事情经过,期间他揉捏鼻子两次,抓挠后脑勺一次,最重要的是,目光一直盯着佑哥。”

    “这有什么不对吗?敢直视佑哥反而能表明他不心虚吧?”御天又问。

    “恰恰相反,心理承受能力高的人在说谎时,反而会盯着对方,因为他在寻找对方是否相信的信息。”

    “在本公子眼皮子底下演戏,他还嫩了点。”

    屋内光线昏暗,顾飞转头瞥见韩家公子势在必得的笑容,嚣张放肆又格外好看。

    “顾飞,”公子像是感受到顾飞灼人的视线,歪着脑袋笑看他唤了一声,“你不觉得奇怪吗,太巧了,我们刚出案发地点就撞见周康,他就像故意在里等着我们,然后演场戏给我们看。”

    顾飞愣住,被韩家公子这么一说他也觉得不对劲,按理,案发现场位于公寓小区,除了大门又是热闹的商业街,治安一向很好,甚少会有这明目张胆的抢劫。

    “如果真的是故意撞上门来,他又怎么知道你们会回案发现场。”一直不做声的剑鬼问道。

    韩家公子扬了扬眉,说:“估计这几天他都在蹲守吧,调一下案发现场附近监控就知道了。”

    “之前我们已经看过监控,街道监控没法完整拍下小区附近的状况。”佑哥在一旁说到,语气很是遗憾。

    韩家公子不以为然:“那就不用查了,本公子从来不会出错,接下来几天盯紧他,绝对会有发现。”

    说完,他便从转椅上起身,对着剑鬼点了点头,意思自己先走了,又瞥了一眼顾飞,眼里笑意阑珊,顾飞不知为何自己脸上有些发烫,匆忙转移视线,开始对地板发起了研究。

    “对了,”韩家公子在门边站定,似是突然想起什么,回头扔给顾飞一个东西,“周康一定认识白淼,他这次被抓来故意吸引我们视线,案子最大的线索一定在他身上,搞不好他还就是凶手了。”

    众人哗然,韩家公子扔给顾飞的是一个破旧的黑色皮夹,顾飞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一张有些发白的照片,而照片上的女人正是白淼。

    不过与之前病症诊断书上不同的是,照片上的她笑得青春活力,褪去了病气,很是漂亮。

     他什么时候拿的?

    顾飞惊讶,仔细一想怕是刚刚周康拿着东西从韩家公子身边经过时被他顺手摸走的。

    “咔”门打开又关上,顾飞抬头,只能依稀瞥见韩家公子的衣角,和关门时露出的白皙手指。

    “卧槽!公子他还什么都会啊?”御天见韩家公子走了,瞬间回复常态,对着剑鬼大惊小怪的嚎着,剑鬼无奈,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叹了口气。

    “时候不早了,大家都先回去休息吧。我再派人去盯着周康,明天早上八点,无伤和御天一起去白淼就诊的医院调查,顾飞就和公子去周健的酒吧看看,顾飞,这是公子的联系方式,麻烦你通知他一下,顺便明早喊他一声,他懒床。”

    顾飞汗颜,记下联系方式,给公子发了条短信,也先回去了,他还有晚课没做呢。

     第二天一早,顾飞老样子六点起床,做完早课吃好早餐,眼瞅快要八点,打了个电话给韩家公子。

    彼时韩家公子还在熟睡,迷糊间按掉了闹钟,以为能再好好睡一会,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靠!”韩家公子即使头蒙被子也抵挡不住对方坚持不懈的连番轰炸,终于按下接听键。

    他漂亮的眼睛暂时还睁不开,闭着眼睛对话筒吼了句:“哪个傻逼?大清早赶着投胎吗!”

    顾飞面上一寒,好心喊你却还要被骂,这人脾气实在差劲,他忍了忍,回了句:“是我,顾飞。”

    “啧,干嘛?”

    “你忘了,昨晚说好的,今天一起去周健经营的酒吧看看。”

    “谁跟你说好了?”

    “昨晚我给你发短信了,你没收到?”

    “...靠!废物啊废物,剑鬼没告诉你老子从来不看短信的吗?”

    “...你快起来吧,我在警局等你。”

    顾飞说完便挂了电话,做了个深呼吸,心想这什么脾气,韩家公子气死人的功力绝对世界第一。

    等顾飞到了警局,韩家公子也跟着到了,一见到他顾飞就被吓了一跳。

    如果说昨天的韩家公子打扮休闲的是个普通男人(虽然长的不像),今天就时尚的顾飞不知如何评价。

    一件白色T恤衫外头搭了件黑色小马甲,下身一条黑蓝色的破洞牛仔裤,一双长腿特别显眼。长发扎了个小马尾,鸭舌帽一戴,加上一张俏脸颇有股中性美。

    再看顾飞标准的汗衫加黑裤,帅气程度瞬间高低立下。

    “干嘛穿成这样啊?”顾飞挠了挠鼻尖,也不好意思承认之前心中被韩家公子挑起的火气,在看到他这一身行头后莫名的熄灭了。

    韩家公子戏谑道:“不是你说要去酒吧看看,不穿成这样摆明告诉别人我们是另有目的不是来耍的?”

   他又上下打量顾飞一番,说:“兄弟你这样不行啊,一看就是谨遵二十四字核心主义价值观的红旗少年,走,本公子带你改头换面一下。”

    “算了吧,”顾飞有些抗拒,“不过就是去问话,没必要,查案要紧。”

    韩家公子冷笑一声:“呵,剑鬼傻了你也傻了,哪有酒吧这一大早上开门的?重头戏从来都在深夜。”

    “现在不去?”

    “去个屁啊,走,带你换身行头,省的到时候别人以为我带个土包子,丢脸。”

    “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滚!”

    ...

    晚十点,两人到了周健经营的酒吧,名字很     
俗,“Night life”,夜生活。

    顾飞以前在特别部队时根本没有业余活动,更别说什么夜生活了,这回是头一次来这条热闹喧哗的酒吧街。

    两人走进酒吧,一进门顾飞便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吓得虎躯一震,他感觉自己耳朵是嗡嗡作响,韩家公子笑看他,神色嘲弄,拉着顾飞灵活的穿越在人群中,径直走向了吧台。

    店里昏暗五颜六色的灯光从眼前扫过,很是晃眼,吧台处就好很多,几个调酒师炫技般的调酒,周围站了一圈客人,韩家公子挑了个稍清净的位置,顾飞在他旁边坐下。

    酒保从韩家公子走过来眼睛就开始发亮,见他坐下连忙过来,问:“您要点什么?”

    韩家公子完全不看菜单,流利的报出一串不知是哪国的酒名。

    “您呢?”酒保又问一旁的顾飞。

    顾飞怔愣,看了看酒水单,礼貌地笑了笑:“冰啤,谢谢。”

    那人应下,转身去调酒。韩家公子托腮打量着周围,顾飞偏头看他,他能明显感觉到四周有很多视线聚集在他们这,多半是看公子的。毕竟这家伙的脸实在太招人,再加上这一身打扮,更是吸引目光的利器。

    这不,酒还没上,已经有人来搭讪了。

    那是个打扮成熟稳重的男人,留着胡子眼神带了些忧郁。他拿着杯酒很自然的坐在了公子身旁,仿佛完全忽视了顾飞的存在,顾飞心里竟暗暗有些不爽。

    “一个人?”男人凑近了韩家公子,压低嗓音问道。

    韩家公子漫不经心的拨弄了几下脸侧垂落的发丝,道:“和朋友,怎么?”

    他垂着目光,眉目间神色慵懒,配上他稍显妩媚的脸蛋,硬是生出些许绮丽暧昧。

    男人笑了笑,说:“第一次来?”

    “是啊,你是常客?”

    “算是吧,在这我也说的上些话,我和这儿的老板算老朋友了。”

    男人面色有些得意,他从韩家公子进门就盯着这个小美人了,在Night life,他看上的猎物没有抓不到手的。

    殊不知,公子心里已经打起了算盘。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他勾了勾嘴角心想,抬头冲男人笑得温柔。

    顾飞见了倒是皱紧眉头,想打断公子和那个男人的谈话,却不想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凑了过来。

    这显然也是个搭讪的。

    顾飞被人瞧上不无道理,他本来长的就颇有些帅气,五官周正,剑眉星目,再加上他今天一上午被韩家公子拎着进行大改造,汗衫黑裤早就不知道被扔在了哪里,换上了他也说不出是啥的印花T恤和半长袖黑色休闲西装外套,万幸裤子还算正常是普通的黑色西装裤。

    刚刚聚集的目光里一半的人也是在看他。

    顾飞整个人都是不好的,这女人身上的脂粉味狠狠呛了他一下,那女人还不停的往他身上贴,双峰在他手臂上不经意的蹭来蹭去,他实在受不了,但又不敢对女士出手太重,只能用巧劲挡开她吃豆腐的手。

    奈何这女人耐心极好,一直不肯放弃,顾飞实在没法了,这是酒保的声音传来。

    “先生这是您的酒。”

    “哦,谢谢。”

    连忙转身拿过冰啤的顾飞愣住了,原先坐在身边的韩家公子和那个男人,不见了。

    顾飞顾不上别的,猛地起身准备去找公子,他心里着急,剑鬼托他跟公子一到前来就是防止韩家公子出什么意外,现在,他把人给弄丢了。

    那个女人瞧顾飞满脸担忧,语气矜娇的说道:“唉哟,帅哥你别担心啦,你那个朋友应该是跟人玩去了,怕什么啊,来嘛,陪我喝一杯。”

    “我现在没空,小姐你去找别人吧。”顾飞用力推开还想再缠上来的红衣女人,向不远处的卡座走去。

    那里围满了人,喝彩声和鼓掌声很是响亮,人影憧憧,顾飞还是认出了韩家公子纤瘦的背影,和那一对优美的蝴蝶骨。

    他走进卡座,运起步法挤到沙发边,映入眼帘的是韩家公子和那个搭讪的男人还有一桌的酒瓶。

    他们在拼酒。

    顾飞只知道韩家公子作为一个拿手术刀的会喝酒,却不知道他这么能喝。一堆酒瓶,基本都不是他认识的,但他却知道酒精浓度一定不低。

    在顾飞被缠住的时间里韩家公子一声不吭的跟着一个陌生男人跑去喝酒。

    这个认知让顾飞异常生气,现在他只想冲上去拽住韩家公子拿着酒瓶的手,把这个不知轻重的人拖回去。

    正欲行动就遭到了制止,公子发现了他,新开一瓶酒的同时向后撇了一眼,虽然一言不发,可顾飞就是明白了意思。

    你别管。

    顾飞沉住气,明白他是另有打算。

    又是一个酒瓶落地,韩家公子和那个男人几乎同时解决了一瓶酒。周围人聒噪地拍手叫好,在他们眼里韩家公子虽然长得不够man喝起酒却比所有人都豪迈,他们本是那个男人的朋友,现在也自然接受了韩家公子的融入。

    韩家公子可不管这群人想得什么他擦了擦滴在下巴上的酒,面不改色地冲对面男人挑衅地笑了笑。

    “还来吗?”

    男人脸上已经通红,扶着额头仰躺在椅背上,闻言摆了摆手,打了个酒嗝。

    “不来了不来了,愿赌服输,你说吧什么要求。”

    原来韩家公子是看上了这个同周健为旧识的家伙,他知道明着去问酒吧员工肯定半个字都不会透露,刚巧这男人送上门来,他也就顺水推舟,来了一出拼酒。

    赌约很简单,谁赢了谁就答应对方一个条件,男人本就瞧上韩家公子对他另有所图,有对自己酒量极具信心自然满口答应。

    他以为韩家公子是自投罗网却不曾想那个踩进陷阱的人是自己。

    “要求很简单,”韩家公子又拿起一瓶酒想继续喝,被顾飞劈手夺下,他瞪了一眼顾飞,想换一瓶,顾飞不依,执意不让他继续喝,韩家公子无法掐了一把他的手,转头对男人继续说:“你不是和老板很熟吗,喊他出来,一起玩儿呗,顺便免个单。”

    那男人仿佛很为难,道:“不用了吧,他忙,这桌我请了。”

     顾飞坐在了公子身边,长臂一伸搭在椅背上,好似把韩家公子搂在了怀里,他明了公子的算盘搭腔道:“愿赌服输先生,叫出来见见吧,交个朋友。”

    “别是你刚刚吹牛,其实不认识吧。”韩家公子一脸可惜,好像错过了天大的事情。顾飞不禁感慨某人的演技浮夸。

    谁想男人估计喝醉了脑子转不过来,轻轻巧巧的一激将便上了当:“笑话,你去问问这酒吧谁不知道我陈平和周健那犊子是铁哥们儿。”

    韩家公子和顾飞对视一眼,有戏。

    “那为什么不喊他出来玩玩,你面子够大了吧?”韩家公子像是很好奇的问道。

    陈平挥了挥手唉声叹气:“不是我不喊他,是那小子最近我们都联系不上,就上次说要去找一个女人算账人就不见了...哈哈哈,估计算到床上去了!”

    但凡陈平还有点理智,铁定不会继续往下说,无奈韩家公子就是瞅准了人喝醉后最无防备的时候,紧接着追问:“什么女人?算什么帐?怎么老板还有段情史啊。”

    “去他妈的情史,那小子泡了个婊/子,结果你猜怎么着,得病了!气急败坏地找人算账去,现在还没个消息,估计放弃了继续快活去了!”

    韩家公子和顾飞暗喜,线索对上了!

    陈平骂骂咧咧又开了瓶酒,一旁他的狐朋狗友想拦着他,顾飞出手表示愿赌服输,那人是个有眼色的,知道顾飞不好惹,拉着兄弟们悻悻地走了。

    “你知不知道周健有个弟弟?他们关系好吗?”韩家公子继续诱导着陈平,陈平也已经迷糊地不行有什么就都说了。

    他絮絮叨叨一大堆,韩家公子和顾飞了解到,周健和周康关系很差,周康好几次来酒吧闹事,而两人关系真正爆炸的导火索是在两个星期前,周康和周健的女朋友通奸被撞见了,而周健说要去找楚依算账正好是在一星期前。

    线索渐渐明了,两人仿佛已经触及案件的真相边缘,韩家公子瞅着已经迷醉到神志不清的人暗自发笑,感叹一句喝酒误事,站起身准备走人,却是猛地一个趔趄。

    陈平醉成一摊烂泥,韩家公子喝的也不少,这会酒劲也上来了,就有些撑不住。

    顾飞见状将人一把捞过,冷着一张帅脸把人架了出去。

   

   

 

作者有话说:

肝到肾虚,酒吧副本结束,存档明天继续。

   

   

   

   

评论(14)

热度(50)

©蜀江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