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江清

挖坑可能填,脑洞大过天,慎入.

【顾韩】七宗罪 chapter.9

酒吧副本掉落:

韩家.醉醺醺巨幼稚巨可爱.公子×1

顾.一不小心被萌到假正经.飞×1

狗粮×n

整个月忙得脚不沾地,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东西,仔细打开备忘录一看,哦,我忘记更新了...

怕不是个傻子。

chapter.9    

    两人都喝了酒,更别说韩家公子已经醉的有些失了意识,顾飞只能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架着脚步虚浮的韩家公子坐上了车。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瞥了一眼后视镜里的顾飞和面色绯红的韩家公子,咧嘴一笑,麻溜地报出一串地址:“兄弟,长阳路安和大酒店,成吧?”

    顾飞无奈,这大叔明显是被韩家公子的漂亮脸蛋给误导了,直接想把他俩送到酒店去。顾飞想,反正他也不知道韩家公子住哪,直接领回家怕是不妥,干脆去酒店把人安顿了再回去,实属上策。

    点点头,算是应了,师傅也不多废话,一脚油门下去,直奔酒店。

    在一路颠簸中,顾飞被送到了酒店,他深刻地认识到老司机的恐怖,一段不算长的路,愣是被这中年大叔开出了山路十八弯的气魄。

    幸亏韩家公子也就刚上车时略不安分,嘀嘀咕咕什么“酒神”什么“千杯不醉”,言辞间自恋气息铺天盖地唇齿间酒气熏天,差点逼的顾飞将人一掌劈晕。

    后来怕是这车上起起伏伏的公子晃着晃着就闭上了嘴,磕着眼皮睡着了。

    醒着时有多闹腾,睡着时就有多乖巧,顾飞将人从车上打横抱下来,望着那副安静的睡容在心里感慨。

    这张往常总是有些冷漠的漂亮脸蛋,因为醉酒染上了一片霞色,闭上了勾人的一双眼睫毛盖下扇形的弧度,硬生生渲染出一副乖巧可爱的姿态。

    将人一路抱着去前台开了间房,前台小姐瞧着这阵势差点不让人入住,幸好顾飞在公子口袋里翻找到了他的身份证,这才顺利有了个安顿人的地方。

    顾飞的手臂有力且稳,韩家公子睡得昏天暗地一点也没有要醒过来的趋势,无奈到了房间顾飞只好亲力亲为的帮人脱了外套脱了鞋,用湿毛巾擦了脸和手再塞进被窝。

    忙完顾飞还没来得及坐下喘一口气,韩家公子便挣扎着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可谁成想,这韩家公子先前醉了在车上颠啊颠地睡着了没来得及耍酒疯,现在给补上了。

    顾飞原以为他已经清醒,走到床边坐下,说道:“今天就先这样,你是要回自己家还是在这里休息一晚?”  
    韩家公子眼神迷离的望着身上纯白的棉被,只是听见耳畔有什么人在嗡嗡嗡的说话,一转头,嘿,好大一只武夫。

    见韩家公子没反应,只是对着自己轻轻笑着,笑得那叫一个柔情似水温婉动人,完全不见平日里嘲笑人的欠揍样,叫人看的晃了神。

    就这晃神的功夫,却被韩家公子近了身,顾飞正不解他要干啥,韩家公子一双玉手便摸上了顾飞的衣领,嘀咕着开始扒他外套。

    顾飞大惊,这韩家公子平时斯斯文文除了嘴上欠点从来不动手动脚,一喝酒怎么就变了个模样。另一头韩家公子不满顾飞突然跳起,皱了皱眉头掀开被子下了床径直走向离床三米远的顾飞。

    要不是见他眼眸尚是一片惘然,顾飞还以为他已经清醒。

    “你躲什么...武夫,这么晚...睡不睡啊!”韩家公子嘀嘀咕咕地又一次扑向顾飞的外套,顾飞侧身想躲又怕这个醉鬼和地板来个亲密接触,只好迎了上去,任由公子对他的衣服东拉西扯,再次把人打横抱起,连着外套一同把人扔到床上。

    顾飞也是佩服极了韩家公子,感情喝醉后这人没了一星半点的逻辑,天黑睡觉就扒人衣服,什么毛病,要是换个心术不正的人在,那还是他得遭殃。

    对付醉鬼你跟他讲道理可是没用,顾飞也只能哄着他,脱了鞋上了床躺下,再把人裹进被子里,对公子说道:“行了公子,快,睡觉!”

    都是大男人,睡一晚又不会掉块肉,顾飞心道。

    韩家公子像是安分了,提了提被子把自己往枕头里埋了埋闭上了眼。顾飞也准备好好休息,刚闭上眼,身边人又开始闹腾了。

    “武夫...头疼...”韩家公子这一醉是真的再也没了平日形象,现在醉酒头疼更是明目张胆扯着顾飞胳膊嚷嚷。

    顾飞被他折腾的头也快炸了,咬了咬后槽牙,一把将人扯入怀中,固定好某人蹭来蹭去的身子,一双温热的大手扶上公子的后脑,开始缓缓按摩。

    顾飞习武,难免磕磕碰碰,按摩的手法也是磨练出来的,不说一等一的好,那也差不离多少。

    很快,韩家公子便在顾飞的抚摸下眉头舒缓渐渐入睡。顾飞低头瞧着公子重回乖巧的睡颜,心里暗道,还是这般模样更加可爱,手上动作渐缓,闭上眼,也沉入了睡眠。

    翌日,韩家公子神情复杂的看着眼前结实的胸膛,内心时一群草泥马奔腾而过。一夜宿醉醒来,太阳穴处隐隐传来酸痛,韩家公子自学会喝酒以来第一次像现在这般感概,真他娘是喝酒害人。

    顾飞还未醒,昨晚其实他也醉了几分,又被韩家公子折腾到大半夜,本来引以为傲的生物钟,这次也歇工了。

    小心翼翼地挪动着顾飞结实的手臂,想从这个满是男性荷尔蒙气味的怀抱里挣脱出来,韩家公子这一大早上就把自己弄出满头汗。奈何再怎么小心翼翼,顾飞还是惊醒了过来。

    “额...事先说好,是你自己昨晚耍酒疯非要我陪你睡的。”顾飞一睁眼就瞧见韩家公子寒着一张俏脸,对自己相当不友好的模样,松开怀抱,赶忙解释,以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误解。        

    韩家公子深呼一口气,压了压头疼引起的烦躁,“知道了,闭嘴。”一个字一个字像是从咬紧的后槽牙里蹦出来。

    然后,掀了被子径直走向浴室准备洗漱。顾飞挠了挠鼻头,满脸黑线,心里郁闷着,也还是赶紧下床穿戴整齐。

    跳过早晨的小插曲,两人收拾好自己准备回一趟警局,把昨晚在陈平那得到的线索好好整理一番。

    一路上气氛极其尴尬,韩家公子怕是还在为昨晚自己的举动耿耿于怀,顾飞心里发笑,平时从容不迫的家伙,也会有这么窘迫的时候。

    若是被韩家公子知道顾飞心里想写什么,怕是又要一脸不屑的反问“究竟是什么给了你这么大的错觉?”

   

-TBC-

作者有话说:

写了忘发,我是傻子。

   

评论(10)

热度(51)

©蜀江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