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江清

挖坑可能填,脑洞大过天,慎入.

【all花】非典型经纪人-1

1、可能会是个段子合集

2、原创攻×华晨宇(注意)

3、有脑洞就写,没脑洞随缘

4、ooc归我


那个男人走了进来,简丞抬起眼皮注视着他。

细软的黑发,棉白的上衣,一张俏脸精致秀气,整个人气质干净的出尘。确实生了一副好皮囊,简丞想到,若是脾性也如模样一般乖巧懂事,便是再好不过。

来人走近,他起身相迎,对方也礼貌的鞠躬问好,嗓音软糯的喊了一句简哥。简丞应下,露出恰到好处的微笑,告诉他自己将担任他今后的经纪人,说话的同时又在观察男人的表情。

波澜不惊,平静淡然。

简丞知道,面前人曾经的经纪人是公司一把手,业务水平不予置评,单看手段便已是雷厉风行。而眼前这个男人,正当大红,亦是公司的摇钱树台柱子,那女人肯轻易放手,简直不可思议。

除非出现了她应付不了的状况,比如,解约。

刚接到公司通知指派自己来带这位一线歌手时,简丞差点怀疑高层统统得了失心疯,直到他次日看到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通稿和忙得脚不沾地的公关部分,才渐渐摸出些门道。

娱乐公司压榨艺人在业内都是家常便饭,这些庞然大物犹如吸血蚊蝇盘踞着整个行业最顶层的优越资源,通过吸干艺人血肉来赚取巨额收入。

那些光鲜亮丽的明星中,有手段的,渐渐脱离公司甚至与公司合作;有才情的,依靠贩卖才华梦想养活自己;唯有有权势的,才能够游离在游戏规则之外冷眼旁观;而那些一无所有的,注定只能成为众多游戏玩家的脚下基石,受尽不公后重重跌入深渊……

不知眼前人,究竟属于哪一类。

简丞与男人洽谈了经济合同,一切都拍板的很快,男人就如他的长相一般,表现得十分乖巧,没有提出任何使人为难的要求,不过简丞却认为他,并不像表面上所展示的那么好对付。

但那些隐瞒与不信任都无伤大雅,他们接下来相处的时间还很长,长到他可以耐心的一寸寸剖开此人绵羊的外皮,挖出深藏内里的独狼。

他面上依旧笑着,一对外形姣好的昭子,透过镶嵌在金丝边里的镜片注视着那只白净纤长的手,在合同上熟练地签上自己的大名——华晨宇。

华晨宇戴着一顶黑色渔夫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只堪堪露出一个弧度优美的小巧下巴,和略失血色的唇。

简丞跟在他身后,随着他的带路——如果这勉强能算做带路的话,毕竟对方并没有招呼自己,向华晨宇的休息室走去。

垂眸走路的男人脚步不疾不徐,甚至给人一种他在散布的错觉,可他的目光很专注,不曾分给周围人分毫,即使身后跟了个小尾巴。

两人一路无话,来到了公司给华晨宇安排的休息室。

房间布置的很普通,矮茶几,长沙发,雪白的墙壁和地板透露出冰冷的疏离,转眼间又被散落在桌上的一堆零嘴冲散。

华晨宇径直走向茶几,并未坐在沙发上,而是盘腿坐在铺了一层羊绒地毯的地板上,之后看也不看简丞一眼,自顾自的摆弄起一个方盒子。

那是一个电动的夹娃娃机,应该是粉丝送给他的,粉红色的塑料外壳,框住玻璃罩子,里面放置着几个小巧可爱的布娃娃,一看就是哄小孩子的玩具。

盘腿而坐的男人,捏着几枚硬币往里面塞,操纵着夹子神情专注,安安稳稳的进入独属于自己的小世界。

简丞注意到,这孩子哪怕只是安静的坐着,甚至摆弄起小孩子的玩具,依旧能将旁人的视线紧紧抓牢。冷白的肤色,蓬软的发,俊秀的小脸上不仅生着男子的清冷还生着女子的娇俏,眉目低垂,眼尾的弧度像一尾游鱼,在人的心上留下淡淡涟漪。

圈子里好看的人确实不少,可如眼前人这般容貌与气质皆为上乘的,实在不可多得。

这般得天独厚的资质,只要他足够听话,学会经营,将来不说登顶天王,也必定是大红大紫长久不衰。

可简丞知道,眼前人,最大的缺点,恐怕就是不够听话。

他做经纪人这么多年,对于他来说华晨宇最该走什么风格的路子他一眼就能判断。人设卖点是独特有性格,这当然可以,但如果艺人私下里太过于特立独行,这就让人有些头疼了。

“华先生,之后我们将会有一段很漫长的合作期,我想您也不希望我们之间有任何的不愉快,”简丞推了推金丝边眼镜,复又开口,“所以我长话短说,我希望您,不,是请您,请您将最恶劣的一面展现给我,那些虚假的和善、稚气就留给观众欣赏,我需要一个足够真实的你。”

男人的语气冰冷,就像他高挺的鼻梁上那副泛着金属光泽的眼镜一般。

室内明亮的灯光将影子与光斑拉长,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简丞那直白坦然的一段话,随着他富有质感声音砸在瓷砖地板上,在光与影的交错之间,激不起半点回响。

华晨宇不为所动,神色寡淡,颇有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玩娃娃机的气势。简丞也不恼,坦然自若的在一旁沙发上坐下,俯视着华晨宇的发旋和那一截白生生的后颈。

他并不着急,心中也没有在华晨宇面前树立威信的迫切。毕竟在他的履历里,曾经接手过的,比华晨宇难伺候千百倍的艺人们,一只手都数不过来。相比之下,目前还算安静、乖巧、不任性的华晨宇,简直是天使下凡,让人省心的不得了。

窗外是飒飒风声,树叶摇摆又飘零,眨眼间,便落了满地的秋色寂寥。

窗内是两人静坐无言,呼吸声浅浅交错,一时之间分不出是沉默的对峙还是静谧的和谐。

“哐当”是布偶撞击盒壁的声音,简丞将视线转移,只见华晨宇将娃娃机拿起摇晃个不停,似乎想把里头的布娃娃翻倒出来,一双柳眉微蹙,樱唇轻轻嘟起,满脸的稚气。

这一番举动,看得简丞不禁想笑,他抬手扶了扶眼镜,低沉的哼笑从喉口传出,借由声带共振发出的声音依赖着空气的传播颤动了华晨宇的耳膜。

华晨宇蓦地一滞,只觉耳后一阵酥麻,裸露的脖颈处泛起淡淡的红。于是,回头望去,他注视着简丞的眼睛,那里面的笑意堪堪收起,却为英俊却又淡漠的面容平添几分上暖意。

恰好此时,求而不得的布娃娃终于顺着颠倒的盒子,穿过重重障碍,掉入洞口,轻巧的落地声,将华晨宇的注意力收回。

是一只小狗,摊着肚皮,憨厚的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

无言片刻,他又回过头。

“吃糖吗,可甜了?”

一只纤白的手,一把腻味的糖,眼前人扬起与布偶如出一辙的漂亮微笑,缕缕微风穿过薄纱窗帘,悄无声息的潜入室内,调皮的卷起他的鬓发,织出情丝缱绻。

美人如画,远山藏于眉目,星辰坠入眼波,红的唇,白的齿,一颦一笑,皆是灵动。

简丞轻咳一声,接过了华晨宇手中那颗奶糖。他有些摸清了华晨宇的小脾气,他像个孩子,专注喜爱的玩具时,永远不会把注意力匀给他人丝毫。

现在,想要的娃娃到手了,转头便送你一颗糖,再附赠一个暖暖的微笑,刚刚不理不睬的小模样,早就不知被抛到几条大马路外了。

像只小狐狸,狡黠又乖张。

-tbc-




作者:

只是乱七八糟的吹花小文章

突发奇想,不定时掉落更新,感谢阅读





评论(14)

热度(114)

©蜀江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