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江清

挖坑可能填,脑洞大过天,慎入.

【all花花】非典型经纪人-2

1、可能会是个段子合集

2、原创攻×华晨宇(注意)

3、有脑洞就写,没脑洞随缘

4、ooc归我,乱七八糟的设定都归我




(2)

简丞按下门铃,规规矩矩的三下,矜持而又冷漠。他在三层式别墅前站定等待,十秒过后大门依旧严丝缝合,不见半点动静。他抬起手,推了推镜框,正欲再次敲门,便听见里面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愈来愈近。

棉布拖鞋在白瓷砖地上拍打出散漫的节拍,华晨宇穿着白色T恤衫,轻巧地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隙,一双灵动的眼睛向外打量,见来人是简丞,笑弯了眼,一句脆生生的简哥脱口而出。

眼前人随性的穿着让简丞皱了皱眉,轻瞟一眼华晨宇那宽大领口中袒露出的肩颈,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后,便再没有打量过一眼。

华晨宇将简丞带进房中,笑眼盈盈,随性地挥了挥手,道:“简哥随意点,你想喝什么?我去给你拿!”末了在胸前双手合十击了个掌,仿佛做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

简丞心中好笑,只觉此人行事作风皆像个五六岁的小孩子,无端透着一股傻气。

“水就好。”

“ok,简哥先跟我上去吧!”

话音未落,华晨宇便三步并作两步蹦上了楼梯,谁知不小心脚底一滑,身形不稳,不得安分的某人差点摔下楼梯。所幸这臭小子反应够快,一把抓住了手边的扶梯,悻悻趴伏在栏杆上,转头还冲简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原本一直气定神闲的简丞则被他惊得额角都冒出了冷汗,望着重新站稳的华晨宇,他收回欲扶人的手,头疼地叹了口气,心中只觉,今后怕是要为此人操碎了心。

二楼是华晨宇的起居室,同一楼是一模一样的装修风格与房间隔局。

简丞一走进客厅,散乱的生活用品和衣物就映入眼帘,这些东西零零碎碎地占满了白瓷地板和茶几沙发,他望着那三个歪七扭八摊开着的行李箱,终于明白了华晨宇为何整理了如此之久的行李。

许是过于凌乱的客厅被外人瞧了个完全,华晨宇后知后觉的颇感羞涩,藏在墨黑青丝下的小巧耳垂再次泛起了粉红。他挠了挠鼻尖,抿了抿唇,轻声道:“有点乱啊,我马上就收拾好了!简哥你先坐。”

说罢,转身就想往厨房里钻,拖鞋趿拉的响。

我能坐哪儿?简丞暗暗腹诽。心中不知第几次叹气,见人说到做到的要去拿水,忙拉住华晨宇的手。

华晨宇倒是吓了一跳,一脸眯瞪地望着简丞,一双标致的桃花眼好似蒙了一层水雾,无声地向简丞发出疑问。

简丞轻咳一声,松了手,他不大愿意与华晨宇对视。那人的眼眸恰似仲夏夜里的星空,明暗虚实交错相应,点点星光散布其中,层层轻云飘散其间,眼波流转便成为世间最能蛊惑人心的利器。

他自诩阅人无数,多少美丽惑人的双眼都曾见识过,却从未有这样一对眸子,千万种情感汇集一处,他的主人无需一言一语,所有的爱恨情仇都表露的明明白白。

仿佛……一旦望了进去便会深陷其中不得挣扎。

简丞扶了扶镜框,不着痕迹的避开华晨宇的疑惑的视线,“厨房借用一下。”

也没等人家点头回应,就走向了开放式的厨房,熟门熟路的拉开冰箱。瞅见里面原封不动的鲜牛奶,简丞挑了挑眉,这还是他嘱咐华晨宇助理给华晨宇采购的,果不其然,某人一口都没动。

三分钟后,一杯温热的鲜奶被华晨宇捧在手心。

而简丞,则脱下了齐整的西装外套在一旁亲自帮他收拾杂乱的行李。

华晨宇看着简丞干净利落的动作出神。面目英俊的男人板着脸,三两下就将衣物整齐叠好,挑选衣物和出行用品也下手果断,两大一小三个行李箱很快就装的满满当当。

好厉害啊,华晨宇暗暗感叹着。他向来不喜欢在出行时带过多的物件,对他来说,样式一样的破洞牛仔裤,简单干净的几件T恤比什么都强。可这次是冲着录节目去的,公司给他签下的是一档大型户外综艺,虽说只是跟几位当红的小生小花做做游戏,但对方和公司都有形象上的要求,自然就不能像往常一样随心所欲。

这可是苦了华晨宇,他几乎没有参加长时间户外娱乐综艺的经验,收拾起来难免手忙脚乱。碰巧助理这几天家中有事请了个假,代班的又是个小姑娘,实在不想让她来帮忙,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撇了撇嘴,小口小口的嘬着热牛奶,华晨宇发起了呆。简丞扣上最后一个行李箱的锁扣,一回头,看到的便是一张放空淡漠的俏脸。

杯中热牛奶沙发的缕缕热气氤氲缭绕,模糊了华晨宇的面庞,水雾将他的秀美衬托的愈发清丽,盈润的脸颊,柔软的乌发,他只安静的坐着,就胜却人间无数。

“回神了,小朋友。”

骨节分明的手穿过那一头蓬松细软的黑发,轻轻巧巧地揉动几下,简丞轻咳一声,将华晨宇唤回了神。

华晨宇对此略显亲密的举动倒不胜在意,大口喝完杯中剩下的牛奶,唇边迅速沾染上一圈白胡子。

“嘴巴。”

“啊?”

殷红的小舌快速舔过嘴角,收效见微。简丞无奈,抽了几张纸巾,走进华晨宇,轻柔的为他擦去残留的奶渍。

面无表情的照顾完小朋友,简丞和华晨宇一起把行李箱搬到楼下,司机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

华晨宇又被催着上楼换了身衣服,纯棉的白色T恤被换下,取而代之的是黑白相间的条纹上衣和雷打不动的破洞裤,嫩藕般白净的修长脖颈戴上了choker,玫瑰花形状的耳坠泛起金属光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他从楼梯上缓缓而下,眉眼旖旎,未着修饰的脸清冷间却又透出点点娇媚,光影在他身上重叠,他有着使人安然平和的魔力,只消一眼便可叫你舍痴嗔,断别离,了却凡间万般余恨。

“简哥!我们走吧!”

可他又是鲜活的,明媚如春风,弯起一双秀眼便是得万物复苏,给人的心里倾注一汪春水,熨烫了整片胸膛。

简丞为他拉开车门,又趁机揉乱了华晨宇的头发。

黑色的轿车一路平稳行驶,简丞拿出节目组给的流程跟华晨宇做着开录钱的沟通。

简丞并不喜欢这一档节目,虽说请来的嘉宾都是当红流量,制作方也制作出不少高人气的综艺,可他认为,华晨宇是歌手,并且专业水平十分过硬,突如其来的综艺营销,对他百害而无一利。可无奈公司在他接手华晨宇之前就为他签下这份工作,如今毁约对艺人声誉不好,简丞思来想去,还是选择了让华晨宇参加。

不过简丞并不会允许自己的艺人吃亏,他与节目组迂回辗转几回,最终也给华晨宇搏来了还算良心的待遇。

简丞将一些明细拿给华晨宇过目,推了推镜框详细说道:“这档节目综艺性很强,无论你能不能适应,我都希望你好好配合。对于节目其他人说的话,都不需要当真。”

他见华晨宇乖乖点头,低眉敛目的温和模样,本是冰冷严肃的表情也不免柔和下来。

华晨宇似乎疑惑于简丞突然的无声,转过小脑袋瞅了瞅他。

“然后,”简丞欲盖弥彰推了推镜框,继续说道:“节目会有其它嘉宾,目前制作方透露给我名字的是四位。”

简丞说了四个当红流量的名字,华晨宇了然的点了点头,他跟这些人并不熟稔,顶多只算颁奖晚会上的点头之交。

“你不必把节目里任何人的话当真,他们都是娱乐老手,十句话里九句半是玩笑。节目组对你要求不高,你只需要乖乖跟着流程走,安心当个花瓶,他们会好吃好喝供着你。”

这回没能等到华晨宇的点头,而是静默之后一阵轻快的笑声。

简丞皱眉,他拿捏不定华晨宇为何而笑,只好盯着笑得侧卧在车后椅上的男人,表露自己的不解。

面颊因为欢笑浮起一层淡粉的男人很快缓过神来,他嘴角笑意未收,直直地望向简丞略显浅色的瞳孔。

“简哥,我是第一次当花瓶,很酷啊。”字与字之间被他咬的藕断丝连,软糯的声音颇有些像在撒娇。

莫名其妙的话,简丞却仿佛听懂了那一丝微弱的弦外之音。

并非嫉世愤俗,也非清高自傲,是游离于红尘以外的无谓寡淡,一身落拓。

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名为华晨宇的迷宫中摸索前进,此人远非一杯热牛奶下的稚气单纯,亦非明暗层叠间的清心寡欲,还有许多被轻云星辰萦绕裹藏的种种神秘。

敛下心神,简丞强迫自己转移视线。

“咳,总得来说节目组没有为难你,我跟他们谈过不会给你安插人设,但你有一点要注意,不要与异性嘉宾过于亲近,小心捆绑炒作……”瞥见华晨宇脖子上显眼的黑色choker,简丞又补充上一句,“同性也是。”

回应他的是华晨宇似笑非笑的一眼和轻巧地一声“嗯。”

窗外景色飞驰,残影模糊出光怪陆离的模样,机场的标识越发清晰,车内的谈话也快接近尾声。

车厢缓慢减速,简丞与华晨宇一齐望着窗外,简丞放轻了声音,说出了下车前最后的一句话。

他说:“不用迎合,不用害怕,你需要做的只是奋力向前,损害你利益的一切我都会处理,我将是你最坚实的盾,你也将是我最锋利的刀刃。我们互惠互利,各不相欠。”

而华晨宇送还给他的,是车门轻开的响声,以及一句淹没在喧嚣里的——

“谢谢。”

-tbc-


作者:

深夜爆肝更新,不要问我为什么突然活跃,私生狗请原地去世。

为我的勤劳鼓掌。(别急还有)

小剧场:

论简哥到底有多冷酷无情。

花:(望冰激凌店)

花:……简哥~

简:不买。

花:(盯——)

简:……

简:抹茶还是草莓。
















还看?!真没了。

评论(18)

热度(118)

©蜀江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