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江清

挖坑可能填,脑洞大过天,慎入.

【合写/喻叶喻】60秒是一分钟

喻文州×叶修,喻叶!!!!
ooc高亮,避雷注意。
迟了不知道多久的生贺QWQ
恩w第一次和基友合文w莫名激动
湜忆是我混圈以来,算是最合拍的基友_(:3」∠❀)_
所以,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哒(*/∇\*)
废话一如既往的多
那么老规矩躺平任操
_(:3」∠❀)_

“如果再多给我60秒钟,让你还像这样——站在我面前,笑魇如花。那么,我一定心甘情愿放弃,这最后拥抱你的机会。因为我要把你深深的紧紧的捆绑住,刻在我的心上……”

扯淡。

叶修轻轻扯了扯嘴角,堪堪叼住的香烟在半空中无助晃动,摇落了一桌子烟灰。
纤长均匀的双手在键盘上跃动,叶修不再去细听身旁苏沐橙播放的八点档肥皂剧,收敛了心思,专注于屏幕上五光十色的界面。
叶修伸手取下烟蒂,狠狠按灭,那张虚胖略显苍白的脸上,神情一如往常的嘲讽,可他的思绪仍控制不住的往脑海深处飘去。

职业选手的真正假期只会是初夏前几天,不用宅在那方小小的房间,面对无休止的电子银幕和嗑哒响亮的键盘。
也许最富有意义的,是俱乐部内经理的短暂离职。
如此一来,就算你在大厅投入响亮的演唱威风堂堂,只要你不脸红,绝对没人管,信我。[bu]

[咳咳w我们回来]

叶修还记得,那时的他,什么也没带,浑身上下只剩了一盒搞不清价钱的烟,还有几个钢蹦儿,颇有些穷酸。
要说为什么会火急火燎的从H市飞到G市,他本人也是二丈摸不着头脑。
叶修站在机场旁马路边上,揉了揉被夜风吹麻的脸颊,想做出一个标准自嘲笑容,却因为麻木造成些许扭曲。
没办法,衣着单薄的叶神平时再怎么牛气,依旧败在了G市呼啸的夜风中。
磨蹭着走向公共电话厅,搜刮这身上唯有的几个硬币,思索了一会儿,暗暗笑,为自己的到来想好了理由。

僵硬带着寒气的通红手指,轻快熟练的按下金属键,拨出后,意料之内对面很快便接通。

“喂,你好,这里喻文州,哪位?”
温润平稳的男声从话筒中缓缓流出,传入叶修冻地绯红的耳朵。
叶修怔愣半晌,没有言语,只是思绪不停翻转,想外界评论是没有半点差错,喻文州的嗓音确实像三月雨,细润温暖,又想起苏沐橙常说的那独特的形容词,苏。
“您好?”
另一边的蓝雨队长似乎没有一点在意叶修的走神,仍带着笑意,语气平和体贴。
叶修打了个激灵,回了神,用着一贯的轻笑,回了话。

“呵,文州,我现在流落G市街头了,要不你接济哥一下?”
“……叶修?你怎么来G市了?你在哪?”
毫不掩饰的关心,叶修低了低头,将发烫的耳朵藏进了衣领,却还是掩不住醒目的红晕。
有些懊恼,用冰冷的手背贴合脸颊,也不管心中流窜的暖意,张口就接话。
“不都说人生需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哥这也是追随潮流。”
是早就想好的理由,叶修却忍不住扇自己一巴掌。

他怎么会不明白真正的理由。
单纯的只是因为,无休止的想念啊。

对面安静了,周围似乎也安静了,没有狂啸的冽风,徒留下彼此的呼吸声,仿佛重叠在了一起,无休无止,纠缠不清。

“叶修。”

喻文州的声音再次响起,却不是在失真的话筒中,而是叶修的身后。

轻飘飘的两个字,在叶修心中炸开,他猛地转过身,染了红晕的脸上带着茫然,平日总显慵懒微微眯起的双眼睁大,映出了身前的男人,本应在蓝雨俱乐部的喻文州。

身材修长挺好看的。

叶修莫名的在心里念叨,还没做出反应,被眼前人抢了一步。

喻文州笑得眉眼弯弯,走进叶修,唇齿开合间,驱开了
寒冷,他说

“叶修,我想你了。”

“呵,真巧,哥也是。”

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着彼此,哪怕一秒的等待都会消磨他们所有的耐心,战书大师的忍耐力丢的一干二净,口头上的倔强和矜持消失地无影无踪……

一分钟的拥抱,暖意在叶修身上扩散,在喻文州的心上汇集。

滴滴的声响拉回了叶修深陷的思想,耳边是痴男怨女的哭嚎,他只是笑笑,感叹苏沐橙还是个小姑娘,鼠标移动,点开闪动的头像,他想

60秒就是一分钟,真正爱上了哪怕一辈子都会紧紧抱住,怎么可能放弃那最后一分钟呢?

十指飞动。

君莫笑:要不哪天哥再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

喻大手残:好,随你^_^

其实吧,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那都是瞎说的,自那次以后喻文州再也没有毫无防备的被叶修突袭,他准备的永远很充分。

尤其是见面礼,一次不落,脸厚如叶神也多少不好意思,可这次的礼物,实在是……消受不起。

“喻文州,你……”
叶修第一次感到对自己面部神经失去控制,身处俩人卧室,他的面前赫然摆着一件做工精细的……旗袍。

不得不说,作为礼物,这确实足够精致有心。
喜庆的红色,配了雪白的兔毛围边,料子也是上好的锦布,绘绣着出自江南女子的苏绣,如果是送给女孩儿,叶修用喻文州的手速保证绝对感动的一塌糊涂。

可现在,问题来了。

“你几个意思?这种东西,哥穿不上啊,送给沐橙差不多。”

“怎么会呢?是按照叶修你尺寸定做的,穿不上的是苏小姐吧。”
快一年不见,喻文州的眉眼好像仍旧不变,还是那么好看温和舒服,只是他口中吐出的话,可比不过人来的美好。

叶修实在没了辙,面对喻文州的笑脸,不禁有些头晕。见叶修没有急于反驳,喻文州笑意加深。
他欺进身,揽了揽腰,满目柔情,在叶修耳边轻笑,鼻尖蹭过几缕碎发,深嗅了他颈项清淡的香味,故意压低了嗓音

“给我看,好不好,恩?”

叶修像是炸了毛,一把推开笑意正浓的喻文州,拿起床上铺开的旗袍,转身进了浴室。

门外喻文州微笑的纯良无邪 ^_^

再出来的叶修着实让人眼前一亮,本就是虚胖脸,抹去了男子颧骨的菱角,又是大宅男一个,皮肤足够白皙,不算肥胖的手臂也不会拥有流畅的肌肉,只像女子细滑柔软。
一俩个月没剪的碎发搭在颈间,因为尴尬羞红了脸颊,去掉了褶皱外套的叶修,格外干净,也格外诱人。

喻文州没有任何迟疑,一步上前,捆住有些小赘肉的腰,利落转身,将某个战五鹅,摔在床上。

视线反转前,叶修还在呆愣,只瞧见了墙上的时钟。

而喻文州抚着叶修的脸颊,辗转在他的眼帘,再到鼻尖,最后是有些微凉的嘴唇,撬开牙关,缓缓深入,邀请对方柔软的殷舌共舞。

呼吸渐渐加粗,迷迷糊糊间,叶修动了动双手,搂住喻文州的脖子,全身心投入。

分开时拉长的银丝,使得俩人同样染上了红晕,叶修避开目光再次撇见了墙上的时钟,刚好,一分钟。

叶修弯了弯嘴角,配合喻文州,解开旗袍盘扣,抱紧对方,笑得自信

“下回可轮到你了。”

评论(5)

热度(13)

©蜀江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