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江清

挖坑可能填,脑洞大过天,慎入.

【顾韩】七宗罪 chapter.4

身体最近不是很好 提不起精神更文 好不容易写一章有点短 你们不要嫌弃。




chapter.4

案发现场位于的这栋公寓楼,每一户都是标准的两室一厅,这间屋子的主人把另一室做成了书房,而佑哥和吐完了的御天就是在那里发现了唯一枚完整的指纹。

“这是在书房门把手上面发现的。”佑哥推了推眼镜,拿着那从不离手的笔记本向剑鬼汇报情况,“现在要看吗?”

剑鬼摇了摇头:“不了,你去看看顾副队那有什么发现。”他又看了眼身后专心检查尸体的公子,接了句:“没什么大发现,就叫他过来帮忙做记录吧。”

“什么记录?”剑鬼这是话音刚落,顾飞就从卧室门口迎面走来。他手上提了个用物证袋包着的黑色长条物体,上面满是血迹。

顾飞将东西交给剑鬼,悄悄瞥了眼专心在尸首上摸索的公子,说:“这东西我在厨房犄角疙瘩里发现的,像是铁棍子,带回去给鉴定科看看比较好。”

佑哥从剑鬼手上接过东西,仔细做了笔记,转身交给了随行的警员。

“过来个人。”

一直不吭声的韩家公子头也不回地向剑鬼他们招呼。

为了查看方便他早就取下了面罩,露出的精致面孔上神情肃穆,眉峰紧紧并在一起,薄唇轻抿,隐隐有汗珠从细腻的皮肤上滚落,认真的模样煞是好看。

剑鬼看向顾飞,眼神中还有一丝犹豫,顾飞却二话不说直接走到韩家公子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什么发现吗?”,又俯身凑近了查看那具女尸,同样靠近了蹲下身子的公子,只需要轻轻转首就能瞥见他脸上细小的毛孔。

“武夫别靠那么近,挡着光线了。”韩家公子斜睨的顾飞一眼,目光中饱含着浓厚的嫌弃。然后,丝毫不理会顾飞抽搐的嘴角,指着女尸,要顾飞一一记下。

“尸体呈现蜷缩状态,有晦物溢出,面色青紫,我怀疑是窒息而亡。但颈部没有勒痕,显然是被什么东西闷死的。”他又把女尸翻了个面,指着布满了蛆的后脑勺,“有明显的凹陷,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导致头骨碎裂,同时四肢都具有严重机械性损伤……呵,这人死前肯定不痛快。”

顾飞看着他冷笑,没瞧见里面有一丝同情,可还是漂亮得触目惊心。

“还有,这人估计是性工作者,你叫鉴定科的把那床上的被单拿回去检验精斑。”韩家公子起身拍了拍白大褂,指了指女尸身旁的双人床,倨傲的模样,看着很是趾高气昂。

顾飞喊了人过来收拾床单,将记录的东西报告给佑哥,又听公子的命令叫人把两具尸体拉去法医室,这才空闲下来。

左顾右盼,就是瞧不见韩家公子挺拔的身影,顾飞挠了挠头准备去找正在搜寻物证的剑鬼。

他走出卧室,尽量避开蛆虫,向人最多的书房进发。

刚一进去顾飞就看见了一大片触目惊心的血迹,而公子就站在剑鬼身侧,他走上前去,拍了拍公子的肩。

“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

“……”

韩家公子仅仅是用上挑妩媚的眼角瞥了他一眼,半句话没回,顾飞暗自想:这人漂亮是漂亮,性格实在太差,怎么办,有点想打他。

顾飞拿他没辙,只好看向一旁沉默的剑鬼。

剑鬼想得入神还没发现一旁晃悠的顾飞,无奈地顾飞只好用手在剑鬼眼前晃动:“剑鬼?剑鬼?”

“啊?哦,顾飞你过来了啊。”剑鬼被吓地打了一个激灵,但良好的心理素质让他只是面部表情略微失调,依旧很自然的招呼顾飞。

他指着这片血迹,看向顾飞,道:“我们怀疑这是另一具尸体死亡的真正原因。公子说那具尸体背部有一处致命刀伤,但还没有解剖,不能确定口径大小。”他望了望公子,显然在等公子开口。

“不用说,巨人观尸体是死于失血过多,依本公子目测那差不多是用屠杀猪、牛此类牲畜的宰肉刀,伤口深度和长度都不是一般刀具可以造成的。”

韩家公子声音平静,思维异常清晰,不紧不慢的开始代替剑鬼分配工作。

“佑哥去联系房东问清楚房子的租客身份,还有查明死者身份,那女的裤口袋里有钱包你去看看。御天和无伤带着那帮新来的去周边调查,找找有没有贩卖猪肉牛肉的店铺。还有你们,刑侦科的,别总依赖剑鬼找东西,给我在床底下柜子里各种角角落落好好找找,老子就不信能把案发现场做的这么干净。”

“至于其他人,回警局,准备开会。”

“开会”两字刚落地,韩家公子就拎着工具箱消失在了书房门口,剑鬼收拾好一旁的勘察箱默默跟上,顾飞紧随其后,其它人也按照公子的吩咐行动起来,一切都是有条不紊。

回到警局,韩家公子就把自己关进了法医室,顾飞埋在心里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答,所以说,公子究竟是怎么知道那具女尸身前是性工作者呢?

剑鬼回到警局没顾得上休息,和局长简单讲了讲现场发现,便马上赶回会议室一个人整理起了线索。顾飞新来,与这些老油条自然没有默契,稍微熟悉的佑哥也不在,他只能在韩家公子的法医室门口徘徊,时不时透过玻璃小窗暗搓搓地瞄个几眼。

当他不知道第几次往里看时,法医室的门开了。

公子手上拿着一份死亡报告,直接走向会议室,背着身向顾飞晃了晃手上的A4纸,喊了一句:“你还要傻站着到什么时候?还不快滚过来开会!”

顾飞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句:妈的,要不看你这张脸下不去手……你说一个人怎么能这么欠揍呢?

顾飞想是这么想着,可还是紧紧跟上了韩家公子的步伐,随着他一起走进会议室。

其他人还没有回来,会议室里只有剑鬼一个人拿着白板写写画画,一瞧见公子和顾飞进来,便停下动作,目光炯炯的望着公子。

韩家公子笑着走到他身旁,拉开一把椅子大爷模样的一坐,将报告拍在桌上,剑鬼赶忙拿起来仔细翻阅。

顾飞也走到公子左边的位置,一屁股坐下,翻起了桌面上鉴定科发来的鉴定报告。

一时间偌大的房间里只有纸张翻动的声音,直到公子开口:“女性尸体确实死于窒息,她的眼结膜有点状出血,同时口腔内牙龈和嘴唇内壁都有出血痕迹,应该是被人用力按压口鼻造成。”

顾飞问道:“所以是被人闷死的?”

“也不全是,她的头部经受了强烈撞击,这也是死亡原因之一。”公子食指轻轻扣这桌面,又一把抢过顾飞手上的鉴定报告,看了一眼第一面,接着说:“那女人的头部伤口尺寸和你发现的铁棒尺寸相当,很可能这就是凶手用来敲击死者的凶器。”

剑鬼仔细听着,沉吟片刻,问道:“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凶手想闷死对方,结果被害人一直剧烈挣扎,凶手抓起铁棍敲晕了她,又以为被害人已经死亡就没有采取别的措施?”

“不可能。”

顾飞不假思索的回答了剑鬼,他没有在意剑鬼诧异的神色,自顾自得说了下去:“如果真像公子所说凶手是惯用宰肉刀的人,他的手劲一定非常大,闷死一个女人不需要那么费劲,而且从人运动的习惯来说,击打头部的首要位置是在天灵盖正后方一点点的地方,绝不会是距离后颈那么近的位置,铁棒应该是在别的情况下击中了被害人的头部。”

剑鬼点了点头,说:“确实,是我疏忽了,公子你怎么认为?”

“东西是在厨房发现,尸体却在卧室,卧室门又是反锁的,你们觉得呢?”韩家公子有了些困意,他眯着形状姣好的眼,手指扣动的频率也慢慢下降。“女尸真正的死因更多是因为窒息,而头部的重击并非在死亡前几秒产生,所以说,这女人死前一直在被折磨。至于怎么受到重击的,在没有更多发现的前提下还不能随便下定论。”

“更何况,你们还没有找的这两具尸体的耳朵和眼珠,目前毫无头绪,在这里瞎猜什么?”

韩家公子懒洋洋得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了泪花,他又说道:“再告诉你们一个有趣的事,那具女尸下体里塞了男性的生殖器官,而且她是个艾滋病患者,等知道了身份就有你们查的了,所以省省力气吧。”

顾飞闻言,挑了挑眉,冲着公子笑得纯良。

“哎,公子,你先前是怎么知道死者生前是性工作者的?”

“果然是头脑简单的武夫,你不会看吗?那女人身上有机械性紫斑,就是你们俗称的吻痕,而且颜色深浅形状不一样,明显来源于不同人,动动你匮乏的脑子想一想就知道她是干嘛的了,就算不是性工作者那也是滥交。”韩家公子很是直白地向顾飞抛了一个优雅的白眼,鄙视之意不言而喻。

“我发现你真的很欠揍。”

“呵,傻逼。”

顾飞深觉自己按耐不住狂扁韩家公子的心,剑鬼连忙拍拍他的肩,尴尬的来了一句:“他这人就这样,你多担待。”







作者有话说

这几天身体不行,文力不够,但我依然希望你们拿小红心和评论砸我。
爱你们么么♡


评论(14)

热度(93)

©蜀江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