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江清

挖坑可能填,脑洞大过天,慎入.

【顾韩】七宗罪 chapter.5

失踪人口回归,谢谢催我文的妹子,笔芯!
前文请点tag



chapter.5

顾飞确实是多担待着韩家公子,但他自己也说不清是看在剑鬼面子上的还是那副漂亮面孔上。

夏季的午后暑气很足,会议室窗户大开,沐浴在暖阳和吱吱蝉鸣中的三个人坐姿各异,皆手拿一份尸检报告详细研究,剑鬼或皱眉或咋舌明显感叹于案子难办,颇有些无从下手之感。韩家公子到是面上平平淡淡,仔细望去漂亮的眼珠有些目无焦距,倒也不是他心不在焉,实在因为对尸体有更直观接触反而了无生趣。唯有顾飞坐姿端正,凝神具聚目很是认真地将报告一页一页翻阅。
三个人保持着平衡且诡异的沉默,直到御天和佑哥闯进了会议室。

这哥俩神情分外激动,一看便知是有了重大发现。

两人一齐扑倒桌前,喘着粗气,争先恐后的要开口。公子漂亮的眼珠斜睨着狼狈不堪的两个人,长臂一伸,把剑鬼面前的水杯塞进御天手里,这面容稚气的警官有了水喝也顾不上和佑哥争话头,见此佑哥马上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平了口气,开始汇报情况。

“身份查出来了,女的叫楚依,四年前从外地来到H市,总之这块她无亲无故,家庭情况是查不到了……哎呦……我再喘口气儿!”

佑哥还没说几句,便又涨红了脸弯下腰,抚着胸口大喘气。

剑鬼看不过去,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拉着他坐下,又招呼御天坐在公子旁边,待两个人纷纷平静下来,才示意佑哥继续。

“别急,慢慢说。”顾飞瞧见佑哥提气准备开口,怕他又是连珠炮弹的一串砸过来,赶紧提醒。

可怜佑哥一口气没发出去差点呛死,他一手指着顾飞,颤颤巍巍地颇有些可怜。

顾飞挠挠鼻子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很是无辜。这回佑哥终于是平静了下来,他推了推鼻间架着的金丝边眼镜,说到:“我查到女性死者的交友圈十分广泛并混杂,尤其是男性朋友很多,而且多是些不入流的社会残渣。但要说仇人,我问了一圈好像还真没,楚依的朋友都说她很会做人,很少跟人结仇,也没有欠钱被人追债一说。”

公子一副漫不经心早有预料的样子,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敲打,开口,道:“这女人的职业多半是妓女,一会儿你们去扫黄打非那查查,有没有她的记录。”

剑鬼点头应下,佑哥接着说下去。

“另一个死者,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接下来只能等公子的脸部复原了。”他顿了一顿,望着公子,见其点头应下,继续道。

“我还联系上了这间公寓的房东,是一对老夫妻,两个人都七八十了,两年前租出去的房子,一年后就出国了。合同上租房子的是一对新婚夫妻,妻子名叫白淼,丈夫叫张启明,据房东说两个人感情很好,但是丈夫在一次交通事故中车祸身亡。房东夫妇之后也没有联系过妻子,并不知道妻子已经失踪,他们还表示,每三个月的房租都会定期打过去,直到四天前,时间到了却迟迟没有打过去。”

“辛苦了!”剑鬼拍了拍佑哥的肩膀,用仅仅三个小时便调查出那么多信息实在是不容易。

一旁的御天看佑哥说完,迫不及待开口,道:“我去公寓附近转了一圈,根本没找着什么牛肉猪肉的店,但有居民大爷跟我说,这里原本有一家很热门的牛肉店,就在一星期前搬掉了。那店主是一个寡妇好像姓白,手下有个伙计是一个小伙子。哎哎哎,我还听说那老板娘可漂亮了是个大美人儿啊!”御天是越说越兴奋,也不知他兴奋个啥劲儿。

顾飞听到最后一句不禁一挑眉,心想这还没长开的娃娃脸原来是个小色胚啊。

剑鬼他们明显习惯了御天的跳脱,不予理会,各自梳理着目前已知的线索。

顾飞摸着下巴,也默默思索。

案发现场的两具尸体死亡时间明显不同,也就是说其中一人与一具尸体呆在密闭的房间中起码一天,按照尸体糜烂程度来看后遇害的必然是楚依,一名女性面对尸体独处精神状态一定恍惚,也许其身上的机械性创伤就是这样造成的……现场卧室门是反锁的,室内无窗,两名被害者难以逃脱,而书房却有大摊血迹,同时杀死楚依的凶器在厨房角落被找到,这只能说明……

在会议室静谧无声之际,一阵地板与椅子的摩擦声惊扰了所有人,顾飞的思路也被打断,他抬头望向始作俑者。

只见公子站起身子,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左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走到白板边,右手拿起墨笔,对着把视线集中到自己身上的四人,道:“别都像个棒槌一样,先把线索梳理出来,再等着鉴痕科他们的结果,本公子还要去吃饭呢,饿死老子了。”

御天一听马上炸了毛,其余人也是眼角直跳,顾飞更是青筋都快暴起,心里虽知道这人说的不无道理,却还是忍受不了他欠揍的口气。

剑鬼是最清楚公子脾性的,也不见得多气恼只叫他继续。

韩家公子在白板上写写画画,不一会一张清晰的关系图便呈现出来。

他转过身,清了清喉咙,出声:“首先,是在白淼夫妇租来的公寓中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其中女性名叫楚依,男性身份不明。楚依死于窒息,同时身上多出机械性损伤,头部也遭受重击,死亡时间三十二小时。男性被害者死于刀伤失血过多而亡,死亡时间将近八十个小时,我们也在书房发现属于他的大摊血迹,鉴于卧室门案发后处于反锁状态,极大可能是凶手先将其杀死再拖至书房。我在解刨尸体的时候,发现这两人一个缺少眼珠,一个缺少耳朵,同时楚依的下体被塞入了男性生殖器,联系楚依的职业妓女和她身患艾滋凶手很有可能是她的顾客,因恨她传染艾滋而杀人泄愤,至于那个男性死者是否和楚依发生性关系还要等精斑检验结果。”

公子用笔敲了敲白板,又说:“现在有用的线索太少,即使是智慧如本公子也没有办法做到现场还原,过会儿剑鬼还有你,新来的,和我再去一趟现场,刑侦科那帮新人太没有效率了。”

新来的顾飞撇了撇嘴,渐渐有些习惯此人的恶劣性子。

“目前来看佑哥和御天收集到的情报,最大的疑点就是消失的白淼,她是公寓的拥有者,却四天前完全不见踪迹,还有唯一能与凶器扯上关系的牛肉店也在一星期前搬走,这与被害者死亡时间基本吻合,我们必须找到白淼。”公子顺着梳理出的线索继续分析下去。

“难道不需要去找那家店的店主吗?”御天有些不解,按理说那老板娘也应是关键性人物。

御天这话一问出去,顾飞便知不好。

万幸,公子一翻白眼没有开口讽刺,估计也是饿狠了懒得理一脸懵懂的御天,直径放下笔,旋身走向门口,白大褂扬起的衣角,如同顾飞和他的初见一般,在阳光的余晖下显得格外圣洁。

佑哥见公子二话不说赶去食堂,也收起本子,推了推眼镜,念叨着跑了一天饿死了,跟了上去。

一旁剑鬼用眼神询问顾飞,顾飞听肚子开始抗议已经好一会儿,这时哪还用问,和剑鬼一起奔向食堂。

徒留下依旧不明就里的御天。他猛地记起自己曾说那老板娘姓白,还是个寡妇,左右一联系,双颊涨红。反应过来后,会议室早已空无一人,口中嚷嚷着一帮缺乏队友爱的混蛋,拔腿冲向食堂。




作者有话说

大病后失踪好几天我的锅,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上!!这一章粗长写的我心力憔悴,喜欢的亲故们请用小红心和评论砸我,下一章关键人物就出来的差不多了,欢迎大家来猜凶手_(:з」∠)_

评论(18)

热度(76)

©蜀江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