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江清

挖坑可能填,脑洞大过天,慎入.

【拉郎】谁告诉你自拍不可信?(李承吉×尤里)

*神奇的拉郎,韩国小哥李承吉×尤里

*因为觉得都是美型选手加上韩国小哥神奇的厌恶女人属性,简直太有发挥空间了,虽然他还没出场

*实力尤吹,大写加粗的尤粉,不适者慎入

*老风格了,废话一堆

*灵感来源日本一太太短漫,但目前不知道ip,抱歉,侵删


[1]

      所以都说了自拍不可信。

      李承吉兀自发呆望着正在清扫的冰场,一旁是哭得涕泪横流的同队师兄,对方絮絮叨叨的抱怨和哀嚎让他颇有些头疼。

      “简…简直太过分了啊…明明照片上是…是那么美好的女孩啊!!”

      眼看自家同门师兄打着哭嗝又要再一次爆发,唾沫横飞的样子实在让人敬而远之。

      李承吉暗暗腹诽——身为韩国人竟然连美颜相机堪比整容这么简单的常识都没有可以说是你活该嘛……

      这话自然不会说出口,他一点都不想让聒噪的师兄制造出更大的噪音,在一旁无休无止地打扰自己。

      毕竟明天就是韩国站的比赛,李承吉想,还需要更加专注的练习才行,对手可是已经强大到拼尽全力才能有一线生机啊……

      黑发青年垂下眼帘,盯着蓝色的绒地毯出神。

      在身旁师兄又一次提起过往情史时——单方面的,他不由自主想起了前几天尚还满面桃花的师兄,拿着一位隔壁日本人气女选手的SNS自拍照,心神荡漾地表述爱慕之情。

      照片上确实是个甜美可人的年轻姑娘,扎着高马尾,笑容很是活泼健气。

      但就在昨天的日本站比赛,他们见到了真人,不说是差距很大,但也明显看出照片巨大的ps痕迹。本还因为即将见面而小鹿乱跳的师兄,瞬间就像阉了的咸菜,眼含热泪捧着受到打击和伤害的小心脏独自哀伤。

      所以说了女人这种生物着实让人讨厌。

      李承吉不再理会痛哭流涕地(单方面)失恋男人,在工作人员的招呼下进入冰场。他深吸一口气,仰望着缕缕斜依地面透进玻璃窗的光晕,脚尖轻点,在冰面上轻盈地滑动,那些熟记于心的动作,宛如被按下循环的放映机,开始一遍又一遍地在冰面上绽开。

      无论是美貌也好,爱情也好,到头来只有冰上的艺术才是最实际且长久的——尚还不知何为一眼动心的李承吉如是想到。

[2]

      另一边,远在俄罗斯十五岁的小朋友尤里·普利赛提又一次惨遭同队女选手米拉大姐姐的毒手。

      他那顺滑仿佛溢出光辉的漂亮金发在米拉纤纤玉手地折腾下,被扎成了两个可爱稚气的羊角辫,一左一右翘着,把他本就妍丽精致的漂亮脸蛋衬托得更像个水灵灵的清纯小姑娘。

      并不是没有试图反抗,但效果甚微,面对能将自己轻松自如举过头顶的米拉,尤里奋力挣扎的模样好比炸毛的小奶猫,就算是被挠上几爪也无伤大雅。

      同队的波波维奇瞧见扎着小辫子被米拉搂在怀里,威逼利诱下仍然抗拒自拍的尤里,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下他布满绯红的侧脸,发布在了自己的SNS上,调侃般配上了俄罗斯姐妹花字样,然后根本不管底下评论如何轮番轰炸,窃笑着在雅科夫的催促下继续练习。

      尚还不知波波维奇已经抢先发出预告的米拉终于如愿以偿拍下和尤里“小姑娘”的合照。她笑容满面的开始折腾美颜软件,也不管尤里不停地高声抱怨和威胁。

      “可恶的老太婆你敢发出去试试!”尤里发誓他绝对已经有杀了米拉的心,尤其是在他左支右拙试图抢过手机删除照片但仍未成功后。

      当然他是不会承认失败的原因在身高上。

      绝不。

      而米拉在躲避尤里的同时依旧慢条斯理地捣鼓美颜软件,手指稳如泰山地开始添加各种滤镜。

      在多次逼迫某位小朋友一起自拍后,米拉就发现,这性格像猫的小家伙模样长得完全挑不出错处,怎么拍都是一幅画,哪还需要美颜ps。有时候她也不禁嫉妒起对方吹弹可破的白皙皮肤和秀美可人的漂亮面孔,默默感叹起现在女人真是越来越不容易。

      然后她就心情愉快地将照片发布了出去,同时也发现了波波维奇偷拍的先行图和那一句俄罗斯姐妹花。

      嘿,说的可真对!

      米拉笑盈盈地望向解下小辫子脱了冰刀正准备回家收拾东西赶往韩国比赛的尤里,“加油哦,我惹人疼爱的‘妹妹’。”她轻声说道。

[3]

      待李承吉浑身疲惫地脱下冰刀从俱乐部出来时天色已经很黑了,就连一点落日的余晖都没有残留。婆娑的雾气笼罩着大半边天,路边是间隔整齐昏昏沉沉闪烁着的路灯。

      师兄和教练早就先行一步回家,李承吉还是像往常一样慢悠悠地沿途走回宿舍。他真正意义上的家距离俱乐部太远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和每天能有更多时间训练,他果断选择了环境不算舒适的宿舍。

      等李承吉回到宿舍已经是19:00以后了,过量运动导致他现在十分饥饿,于是点了大份外卖——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儿可是正在长身体,他便摊在床上开始刷新SNS。

      毫无意外地瞧见关注动态里热度NO.1的“俄罗斯姐妹花”。

      他点开米拉发出的合照,仔细打量明天将要面对的强敌,尤里·普利赛提。

      同是新生代美型选手,年纪尚小的对方却是其中佼佼者。无论外貌还是身形皆是上佳,而这孩子的技术更是叫人惊艳,李承吉不得不认同尤里确实是个极具天赋的家伙。

      他又开始了无意识的发呆,脑内全是这几日仔细观摩过的尤里曾经短节目的表演视频。少年人身姿轻盈体态柔美却又不失力度,干净利落的点冰和韧性极高的联合旋转很是让人印象深刻。

      不过,脸好像没怎么亲眼瞧见过,会是照片上这么好看吗?

      他用大拇指轻轻拂过照片,盯着画面上一万个不情愿的俄罗斯少年。

      那张气得鼓起脸颊,轮廓不似同龄男孩般硬朗的白皙脸上,透着淡淡的粉色,精雕细琢的五官看上去恰到好处,再加上少女风十足的小辫子,确实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鬼使神差下李承吉长按屏幕保存了这照片。

      好像是比女子花滑队的姑娘还要好看一些。

      但是照片这种东西本来就不可信,他这么想着,起身去拿了外卖。

[4]

      短节目的练习热场时间是八点,距离开始还有将近一个小时,尤里百无聊赖地坐在后场地板上刷着SNS,彪悍的俄罗斯人民一点都不怕着凉。

      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昨天米拉发出的合照热度直接压过了那猪排饭和混蛋维克托的游玩日志,当然如果下面的评论能够友好一点,他是会很开心的。

      周身围绕浓浓黑气脸色阴郁的尤里正狠狠盯着屏幕上清一色的评论。

      “我是谁我在哪?麻麻这个俄罗斯小妹妹是谁我要娶她!!!”

      “米拉大姐姐果然组织内部人员,手捂心口给姐姐点赞。”

      “从师兄那里过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俄罗斯姐妹花
!”

      “先说好我是直男,请问哪里还有这么可爱的小萝莉?”

      “这是谁?俄罗斯女队新成员?”

      “宇宙超级无敌巨大可爱,尤里小天使怎么这么好看!!!!!!”

      “翻了一下评论,我发现我的情敌遍布大江南北世界各地从妹子到直男再到gay,谈恋爱好累…”

      ……

      内心已经将米拉千刀万剐五马分尸的尤里·普利赛提,恨得牙痒痒。

      杀千刀的你们眼瞎吗?谁他妈的要嫁给你们啊,混蛋!!!!

      他满脸愤懑将手机扔进包里,然后气鼓鼓地向冰场走去,顺手解开了扎成一个小尾巴的金发。

      最近头发愈发长了,尤里也没有减掉的想法,休息时也只是将刘海冲天扎着,显得莫名稚气可爱。

      金色的发丝散乱着垂下,遮住了尤里小半张脸,犹如春日湖水的碧绿色眼眸直直望着前方空无一人的冰场。

      他双手交叠靠在栏杆上,渐渐显出英气的眉峰紧皱,在经历了那些沉重好似利刃割开血脉痛彻心扉的伤痛后,曾经傲气凛然的尤里总是这般,于无人时凝视清冷幽静的冰场。

      并非是被打击得难以相信自己,十五岁的少年心性坚韧,深埋骨子里的冲劲和愈挫愈勇的斗志一直在寒冷的冰面上燃烧。即使只是望着空无一人的赛场也能在脑内模拟出那些优雅飘逸的姿态,那双漂亮昭子里头从来都闪烁着毅然不懈的光芒,永不熄灭。

      尤里收回飘远的心思,就着广播提醒返回休息室。在陇长有些昏暗的走廊里,黑衣黑发的年轻男子与低垂眼眉的金发少年擦肩而过。

[5]

      输了。

      即使是第二的好成绩对于李承吉来说也是不如人意。但他知道这一场比赛自己已经用尽全力,短节目的技巧性动作皆已达到他目前极限,输给一个未成年的小鬼那也是心服口服。

      可惜因为出场承接在尤里之后,还是没能亲眼见识“俄罗斯的妖精”在冰上起舞的美妙身姿。

      结果既然已成定局,李承吉便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宿舍好好休息,并且拒绝了师兄“去和漂亮的俄罗斯小伙子合照”(这是他原话)的提议。

      他走在过道里脑内又无意识的映照出那张俄罗斯“尤里小姑娘”的照片。

      他想真人应该是没有那么……咦?

      打断思路的是眼前飘逸而过的金发,发丝仿佛富有光辉渲染了稍显喑哑的空间。

      这个侧脸,女人?可她进去的方向……

      李承吉犹豫一秒,还是伸手拉住了金发的主人,板着脸——他十分不喜欢和女人接触,语调微哂:“小姐,这里是男厕所……”

      “哈?!”

      尤里·普利赛提在经历了夺得第一的鲜花与掌声后,只想去洗手间好好洗把脸,再把有些凌乱的头发理理免得被雅科夫念叨不注重形象。

      但他万万没想到,就在昨天刚被一溜粉丝称呼为“小姑娘”“小公举”的自己,今天再一次被不长眼的混蛋当做了女孩。

      尤里额角上隐隐有青筋爆起,阴沉着标致脸蛋恶狠狠地转过身,冲身后的李承吉大声怒吼:“我哪里像女人了,混——蛋!!!!”

      “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啊,小爷我!!”,尤里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明明是男的、男的!!”

      李承吉怔愣着退后两步,茫然看着怒目圆睁的金发男孩。

      对方似是为了增强气势,微微踮起脚尖凑近——当然一点用处也没有,咬牙切齿地又嘟囔着骂了几句,然后鼻尖出气冷哼一声,态度潇洒地比了个中指,不管呆愣在原地的李承吉,转身走了。

      等李承吉反应过来时,身材纤小的少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他那颗不争气的红心在尤里转过身的那一刻漏跳了好几拍。

      他有些无措地挠了挠后脑勺。

      满脑子都是碧绿眼眸的少年那张有些漂亮妍丽过分的脸,还有他因为满心气愤秀眉颦蹙,鼻尖微微皱起,紧咬下唇的可爱模样。

      这只来自俄罗斯的妖精简直比照片上还要让人惊艳夺目,难以忘怀。

[尾声]

      当尤里赌气般把本就只有巴掌大小的脸,将近一半埋在蓬松的英伦风围巾里,不理任何人询问登上飞机时,他还在心里咒骂,那个灯火昏暗的长廊里不长眼的黑发男人。

      尤里单手托着脸颊,两边的腮帮子因为生闷气而鼓起,像极了白白嫩嫩的大包子。

      他望着玻璃窗外白茫茫的云层,现在才后知后觉地认出那人是这次韩国站的花滑选手李承吉。脑内闪过一些资料片段,只依稀记得同样是个美型选手,而且比自己高了一个头多……

      比赛的疲惫让尤里很快入睡,朦胧双眼时最后的念头却是:等拿到世界冠军,小爷我一定要练出一身肌肉,看哪个不长眼的再把我……认错。

      绵长的呼吸声伴随着尤里的安然熟睡,平时张牙舞爪的模样全都消失,徒留下微张着红润嘴唇眉头舒展的乖巧模样。

      然后就是轻巧地快门声和又一次炸了锅的无数评论。

      当然我们可爱的尤里小朋友也不知道,某个红着脸保存下照片的韩国小哥,已经从米拉大姐姐那里要来了他所有的私人交际帐号。

      所以,是谁说的自拍不可信?

           

      END

     

作者逼逼:

韩国小哥百度百科上放出来的设定让我忍不住伸出了魔抓

厕所梗(?)的灵感,来源于一位日本太太的短漫,因为太萌了所以我还忍不住写了,真是抱歉啊!自拍灵感来源于 @汝妆 我的大宝贝

我相信看过那篇维尤hp的应该看出我是个尤吹,我觉得漂亮的孩子都会是幸运的,所以想把很多美好的词语用在小天使身上,但很可惜文力不足词语匮乏。

SNS到底指个啥我至今没懂,全当微博了。

明天就是第八集了:)

我不求别的,只求男主金大腿再细一点美帝秀恩爱再少一点别虐我天使

放我一条活路吧:)

知道我废话多,我们维尤hp见

评论(3)

热度(99)

©蜀江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