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江清

挖坑可能填,脑洞大过天,慎入.

【顾韩】七宗罪 chapter.6

为什么我失踪了好长时间呢,因为我去渡劫了啊/微笑。

下一更依旧不知何期,知道还有人记得我,我很感动,笔芯!

前文见tag




chapter.6

    天色已经渐渐趋向昏暗,韩家公子和顾飞在夕阳余晖尚在时,刚好到达目的地。

    顾飞站在韩家公子身侧,抬头望向面前样式有些老旧的公寓楼,神色颇有些肃穆。

    韩家公子没有闲情去体会残阳中浸染上血红的公寓楼透出的那股子血腥气,他一手插兜,一言不发地向案发地点前行。

    顾飞没有迟疑,长腿一迈跟上了韩家公子的步伐。

    微微落后于对方的顾飞有些出神的盯着韩家公子挺拔的后背。这个身形瘦削骨架匀称的法医,脱下白大褂换上宽领体恤后,身姿变得更加明显,尤其是后背上突出的蝴蝶骨,在行动中宛如欲飞的一双幽蝶,煞是惹人瞩目。

    两人一前一后保持几乎不变的距离走上了五楼。

    顾飞看着韩家公子面色如常淡定开门不禁感叹此人心理素质之强大抗压能力之牛逼。

    屋中原先遍地的晦物已经收拾干净,但浓郁的腐臭气味依旧阴魂不散,顾飞下意识的捂住口鼻,眉头紧锁,那日情形依旧历历在目。

    韩家公子倒是没什么特殊反应,从一开就一言不发的他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武夫,”他没有回头,自顾自的认真打量客厅,“剑鬼被上面的老头子拖去谈人生喝茶了。”

    ……

    等了半晌没有下文,而韩家公子已经带上胶质手套翻查客厅里的东西。顾飞没有法子,只好开口询问。

    “然后呢?”

    “什么然后?”

    “……”

    顾飞被磨地没了脾气,瞧那人弯腰在电视机下的柜子里摸索,连头都不回一下,不禁感慨和此人沟通的艰难。

    他叹了口气,走到韩家公子的身边,问道:“这位同志,你……我去!”

    顾飞话说到一半,只见韩家公子猛地起身,脑袋差点撞上他挺拔的鼻梁,而韩家公子仍旧低头看着手上拿着的纸张。

   他绕过顾飞,动作极其自然的做到一旁的沙发上,脚步很轻,只能听见纸张摩挲的沙沙声,还有那人专注神态下轻微的呼吸声。

    顾飞在心里又叹了口气,走到公子身旁也坐了下来。

    深感心累的他,舒展开身形,右手搭在公子身后的椅背,歪着头凑过去看那人手上的东西。

    那是一份检验报告,署名是这屋子的女主人白淼,证件照规整的贴在右上角。

    照片上的女人模样还算好看,眉眼五官挺是标致,就是脸色非常苍白。

    顾飞不禁瞥了眼近在咫尺的韩家公子,他想,还是这样自然的白皙最为好看。

    韩家公子对顾飞的想法没有预感,如果他能听见顾飞的心声,应该还会心情大好的夸赞一下这菜鸟武夫的审美标准。

    现在他的注意力只被这份报告吸引,在这几张A4纸上明确的表明白淼的检查结果——hiv阳性。

    韩家公子挑了挑眉,随手将报告扔给顾飞,继续在房间里翻找。

    顾飞拿着那份报告,多瞅了几眼后叠吧叠吧塞进了大衣口袋。

    另一边的韩家公子已经摸进了书房,在里面翻翻找找,顾飞正想跟上去,口袋里的手机却开始振动。

    他掏出手机一看,是佑哥的短信。

    内容大致意思就是有发现,速回。顺便帮忙确认一下,公子有没有把他拉黑。

    顾飞颇有些无奈,收起手机,冲书房方向喊了一嗓子,却是无人回应。

    心中警觉,顾飞快步走向书房,猛的一开门,瞬间心跳慢了半拍,僵在了原地。

    多年后已经见多识广的特警先生再次回忆起当时的画面依旧是历历在目分毫不忘。

    对于他来说,那绝对是迄今为止最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绝色风景。

     那个长发及肩的男人就那般毫无防备的盘腿坐在附有血渍的红木地板上。微微仰着头,闭着那双眼尾微微泛红的桃花眼,整张脸白皙而又精致。身后是大开的窗户,窗帘被夏风吹地翻飞,嫣红的夕阳撒在他挺拔的脊背上,映在他乌黑的发梢上,然后将这幅上天用心至深的作画刻进顾飞脑海深处……

    “白痴武夫,叫什么叫!”韩家公子很快的起身走到顾飞面前,标志的脸上是大写的鄙夷和不满,顾飞回过神,悻悻地挠了挠鼻子,把公子拽出书房,随手关上了门。

    “佑哥喊我们回去了,有发现。”
   
    “靠,傻逼放开老子!”

    “……别闹,赶快回去了,对了你刚才在干什么?”

    “老子自己会走路,把你的爪子拿开……呵,本公子是侧写。”

    “侧写?”顾飞关上了防盗门,颇有些疑惑的跟在韩家公子身后一起下了楼,“你不是法医吗?”

     走在前边的韩家公子不愿理他,低头自顾自摆弄手机,顾飞没辙只好闭嘴。

    一路上相顾无言,两人刚走出公寓楼所在的小区大门,低头不看路的韩家公子便被人擦身一撞,伴随着撞击的还有一妇女的尖声惊叫:“抓小偷啊!”

    “靠!”韩家公子没有防备,重心倾斜眼看就要正脸着地,心想完了完了本公子的一世英名一张俊脸就要毁在今天了,倏忽间顾飞及时伸手,一把将韩家公子捞进怀中,扶他站好,不懂韩家公子回神,一个健步像刚刚撞人者冲去。

    “他妈的!这个白痴武夫!”

    顾飞是没能听见和看见韩家公子的急躁样,他特警出身又是功夫傍身,追上一个小偷还不容易。

    只见那小偷穿着一身黑色,在人群中穿梭,一路跌跌撞撞,而顾飞身形比他灵活不知多少倍,一路紧咬,渐渐逼近了那人。

    小偷见大事不妙,将钱包随手一抛,本想顾飞拿到钱包不会在追,万万没想到顾飞身手矫健,矮身捡起钱包不耽误一分一秒,继续穷追不舍。

    那小偷内心咆哮哪来多管闲事的正义群众,这他妈真是闲地慌。

    不想这人一个分神间跑进了死胡同,而顾飞刚好追上。前后皆无退路,此人只好上演史上最经典的一招。

    只听“噗通”一声……

    “大爷啊!行行好,我……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我这是迫不得已……迫不得已啊!!”

    顾飞无语,满头的黑线,这跑了一路他还是脸不红气不喘,走近那跪地上猛拜的小偷,伸手用力一拉,揪着人领子往回走,边走边道:“我劝你少说废话,你所说的每一句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顾飞心里偷笑,早年那是完全没想过自己会说出这么二缺的台词。

    小偷懵逼了,挣扎也忘记了,瞪大眼睛不甘怒吼:“大哥,你谁啊?!”

    顾飞停下脚步,伸手掏出警察证,朝那小偷眼前一晃:“不好意思了,警察。我说小伙子你干什么不好,找的也不算差,做什么偏偏要偷要抢,多影响社会风气啊,送你回警局,得让你把二十四字核心主义价值观背熟喽!”

    ……

    “靠!”

    “靠!”韩家公子还站在原地张望,暮色已经漆黑,夜风也开始呼啸,身边是急红了眼的大娘,此时此刻他恨不得现在叫个的士立刻走人,“白痴武夫……”他咬牙嘟囔。

    终究是没有付诸行动的,韩家公子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等那个傻叉回来只是因为他挽救了自己玉树临风俊美非凡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脸,仅此而已。






作者有话说:

ooc属于我,耶。特感谢所有催债的妹子。

贫道要继续去渡劫了,各位道友不要想我/微笑,归期不知何,我也是很绝望,我能怎么办。

ps:对,我就是个韩吹,吹上天的那种。

评论(15)

热度(37)

©蜀江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