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江清

挖坑可能填,脑洞大过天,慎入.

【华晨宇中心】你(01)

1、非传统意义上的你(男性)×华晨宇,不喜勿入。

2、不谈恋爱,华晨宇中心,说白了就是疯狂吹花。

3、大哥的服装语言习惯有借鉴,是我一遍又一遍去翻看明日之子花花对选手的加长版评论在下笔的。

4、感谢阅读。



01、

你第一次见他是在去年夏天,那时烈日当空,燥闷难忍。

你拿着一张薄薄的报名表,身边是战战兢兢填写信息的好基友,你瞧着他满脸的紧张和汗珠,摇头失笑,随即大笔一挥,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黎穆白。

这是一场大型选修的报名表,你本对此毫无兴趣,只是被认识十年的好基友洛奇拉来做伴陪跑的。

唉,我好歹也算是著名直播平台人气主播,盘靓条顺,人气只高不下,一个月分分中入账小几万,没准都比那几个所谓的导师赚的还多……话说回来,导师是谁?

你腹诽着,颇有些不屑,放空发呆中又被洛奇的絮絮叨叨叫回了神。

“我说……大白啊……”你瞧见好基友满脑门的大汗,心中暗暗发笑。

“咋了?”

“那个,我,我还是好紧张,你说等会领了编号咱就能进去了吧?我可听人说,他们要是里头招满了,后面的人就完全没机会了!你说我是不是报名迟了啊,你看这么多人,哪儿能轮的到我,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要死了!!”

“行了行了,你现在叫唤也没用,赶紧去一边歇会,小心把嗓子喊劈了,一会唱不出来有得你哭!”

你敷衍的安慰了他几句,对于这发小的尿性你知道地一清二楚,一紧张就开始话唠,思前想后废话连篇,你寻了一处阴凉,拉着他坐下。

没过一会,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就将编码发到了你们手里。如你们所愿,不,是如他所愿,你们被分到了一组,号码也是前后相连。

你瞅着贴在上衣下摆上的编码,思绪渐渐飘远。

你并非不热爱音乐,浑浑噩噩活了二十年,对音乐的喜爱就占了你至今人生的大半,而你也不是没有天赋,相反于此方面经常受到相关人士的赏识。

只是……

只是什么呢?

只是人生路途难免经历失败挫折,从你十七岁那年——一个如同现在一般的盛夏开始;从你胸有成竹的报名了一档大热选秀节目开始;从你的原创音乐被所谓的专业人士鄙夷唾弃开始。

一层否认与谩骂的阴霾笼罩在你的音乐上,久散不去。
如今三年已过,你做起了网络主播,唱着别人的歌,依靠不错的唱功和俊俏的容貌得到了无数喜爱,甚至考上了本地有名的音乐大学,仿佛根本不受过去的影响。
真的吗?

你不知道,你只是不断在提升自己的演唱技巧,却害怕创作,拒绝创作。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你这样想着,歌手歌手,以歌而歌,会不会创作又有什么关系,唱的比别人出彩一样成功。

“大白?大白?大白!!”

你再次被洛奇的呼唤拉回现实。

“你又怎么了?一惊一乍。”

“什么怎么了?!开始了,赶快进去!我们是第一批!”

你很诧异。

“这么早?”

“好像是说负责我们的导师希望我们早点开始吧?”

洛奇这么说着,还不忘拽着你往人群涌动的地方挤,你知道他的心急,便不再多言。

在选手厅的等待时间并不长,你们这批早已经过初步筛选的选手,人数虽不算太多,但也颇为可观。你目睹着前几十位选手或兴奋或忐忑的走进演播厅,又或沮丧或不满的被请出场地,心中不说毫无波澜,也算是平静。
直到你的名字被叫到,工作人员递上话筒,你的内心也是平平淡淡,不见丝毫紧张。

你踏上台阶,还在想着,那个导师——你已经知道了他叫华晨宇,究竟是怎么样的人,严肃的、亲和的还是倨傲的、矜娇的?

一切都是未知,聚光灯打在身上,你再一次久违的感受到了舞台对你的吸引。

承认吧,那份用不屑与无畏极力掩盖的怯懦,你从未走出阴霾。

那时的你并不知道,踏上舞台的这一小步,就犹如一股夏日清风,吹得天地间云开雾散,让那一束阳光,穿云破雾来到你的身前。

你见到了他。

坐在评委席,身着中世纪贵族风的白衬衣,黑色刺绣外套,随意的姿态,笑得肆意亲切。
好小一只。

你默默感叹到。

对方身型瘦瘦小小的,窄肩细腰,一双长腿交叠,整个人陷在评委席中,显得格外乖巧。

站起来怕是只到我肩膀,你这样想着,长得倒也不赖,人不算高大,但身材比例不错,脸很小脖子也很纤长,确实是当下女性喜欢的日系美少年风格。

可别又是什么光鲜亮丽的花架子,你心中依旧暗含不屑,你早已见多了这种靠流量和粉丝购买力撑起来的所谓偶像,再好看又有何用,热度一旦过去,便会无人问津,连普通的维持生计都做不到。

轻蔑与讽刺暗含你的眼底,但你依旧保持礼貌先开了口。

“评委好,主持人好,我是100836号选手,黎穆白。”

“你好呀!”

伴随着一阵轻快干净的笑声,那位年轻的导师,华晨宇回应了你的问好,奶声奶气,像个三岁小孩。

哟,走的地主家傻儿子人设啊?

你微微挑了挑眉,这种人设剧本你实在看腻了,流量偶像们不合时宜不分场地的各种卖傻,一个两个还可以叫做真性情,可成群结队的小傻子就是智障天团。

华晨宇并不知道你心中所想,他抬手轻轻拨弄了一下额前的刘海,说道:“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心中鄙夷归鄙夷,镜头面前该有的礼数还是要周全。

“我叫黎穆白,来自上海,今年20岁。”

“……”

沉默在空气里蔓延,你看到华晨宇呆愣的神色,心中好笑,果然看起来傻傻的。

一旁的主持人干笑两声,打了圆场。

“看来这是一位话很少的选手啊!花花有什么想问的吗?”

花花?这是他的昵称?你这样想着,听起来像个小孩,不过这张脸看起来说十六都有人信吧……

华晨宇挑起眉头,瞪圆了眼睛,一脸的状况之外,又眨了眨眼睛,拿起身边的话筒,笑得见牙不见脸:“哈哈哈哈哈,他好正经啊!我今天第一次遇到这么正经的选手,太可爱了!”

你对他的笑点感到十分不解,究竟哪里好笑?

可你面上依然不动声色,继续道:“我要演唱的第一首曲目是Dear Friend。”

“……”

再一次。

不过这次打破沉默的是华晨宇,他立马收敛了满面的笑容,伸出右手向你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加油!”

你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吉他,心中有些讶异于华晨宇的突然正经,定了定神,信手拂过琴弦,一串清脆的音符流出。

突然,华晨宇轻柔的声音打断了你。

“你需不需要调下音,你的第一和第二根弦好像有点跑。”

话音刚落,你的手蓦地一顿,再次拨动一、二弦,仔细聆听。

他说得对,确实有些跑音,很细微,不是万分熟悉这把吉他音色的人根本听不出来。

但华晨宇却只需要一耳朵,哪怕只是随手撩拨的音阶他也能迅速判断。

这是多么敏锐的乐感和灵敏的耳朵!

你开始对他有些许改观,或许他真的不是那些空有花拳绣腿全靠一张脸立足娱乐圈的“偶像派”。

你调好了音,他听了也肯定的点了点头,冲你笑了一下,眼神里满是鼓励与肯定。

你却开始有些不敢与他对视。

该死!一个大男人笑得这么甜做什么?!

你心中暗暗骂道。

清了清嗓子,整理心情,你开始拨弄琴弦。

这首歌你已经熟悉无比,你学习吉他也将近六年,接下来要做的只是正常发挥。

你对自己的唱功向来自信,如果这个华晨宇真的如他表现一般懂得欣赏,你相信你能够在这场初选中脱颖而出。

缓慢的前奏弹完,你开口演唱。

唱季节转换时光如流水,物是人非。唱白云依旧思念如浪潮,起起伏伏。

唱我对你的思念是如此强烈,唱我与你的距离又是如此遥远。

唱泪与想念交织下的感人诗篇,唱笑与爱意描绘出的昔日画卷。

……

你是这般投入,发声时胸腔的共鸣,唱到情动处不自觉的颤抖,都让你在情绪中越加沉沦,你从未如此享受过演唱。

一曲唱罢,你的手仍旧微颤。

耳边猛地响起的是不绝于耳的掌声和主持人激动的夸赞。

你提了提嘴角,心中明了,这次不仅是正常发挥,更是超常发挥。

周围渐渐安静下来,你降吉他交于工作人员,接着拨弄刘海的手掌掩盖住笑意,整理表情,抬头向华晨宇望去。

出乎意料的,他鼓完掌后便一脸严肃。

是哪里出问题了吗?

你忍不住在心中怀疑。

一阵阵迟来的紧张和焦虑充斥了你的心脏。

华晨宇在沉思,一边的主持人抬起话筒问道:“花花有什么要说的?”

你的目光紧盯着华晨宇,你突地惊觉,自己不知何时竟十分在意他的评价了!

“嗯——”华晨宇开了口,“你唱得其实很好,你有学过吗?”

他笑着抬头问了你一句。

面对他的笑颜你不仅有些呆愣,反应了几秒才拿起话筒回道:“对,我现在还在音乐学院读书。”

华晨宇了然的点点头:“怪不得,你唱的很好,吉他也弹的很好,看得出来有系统的学过。对……其实,你的歌唱技巧都特别厉害,但是……”他又停顿了几秒,抿了抿唇仿佛在斟酌着用词。

“就是,往往这像这一类情感很重的歌,不需要太多的技巧。它需要的是充沛的感情,虽然这次你唱得很投入,但其实……其实你的注意力还是有一点点的分散,并没有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唱歌里面,你还是有在关注自己的唱法对不对,这里的颤音颤的好不好,这里那里要加什么技巧。所以你没有百分百投入到自己的音乐里,我觉得你……嗯……你应该学会让自己更加放松,唱歌的过程中慢慢忘掉那些技巧,去试着全凭感觉唱歌……嗯,对。”

他望向你,眼神很专注,语气也很真诚。你抵触那些趾高气昂的敷衍点评,却没有想到华晨宇是这般的认真。

他不像你看到过的任何一个选秀节目的导师评委,只会用含糊的“你唱腔太油腻了”“你没有打动到我”“你唱歌不够纯粹”来打发选手,而是轻声细语的斟酌着用词告诉你,你的缺陷。

你开始对他改观,也许他真的会是个很不错的导师。

华晨宇不知道你的那些心思,他许是看你一言不发,以为打击到了你,连忙又补上几句。

“不过,这些都是科班出生很容易有的小毛病,也能改过来,而且你、你、你的年龄也还小,经历的不多。你能有这样的表现力和唱功已经很不错了,哈哈哈哈!”

你看他笑得爽朗,面上不自觉的带了笑意。

“嗯,谢谢导师。”

你想再多说一些,可是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为好,只得僵在那里闭上了嘴。

主持人见你们双双无话,马上打起来圆场。

“看来我们这位选手都点点沉默寡言啊!但唱起歌来却是深情满满,那我们的导师花花现在是不是已经有结果了呢?”

你看到华晨宇转了转右手捏着的笔,修长白皙的手一半被较长的衣袖遮掩,莫名的可爱。

他一定会弹钢琴吧。

你这样猜测到。

而且一定弹得很好。

你的注意力又一次不受控制的往华晨宇身上发散,你开始认真打量他。

脸很小可能还没有你的一个巴掌大,手也是,虽然手指很长但手掌完全不能跟正常成年男性相比。腰好像很细,刚刚他随意的撩起外套衣摆时白衬衫下显露的腰线很是优美,没有一丝赘肉。

这么一看,五官挺精致的,拆分来看很标志,组合起来更加清秀漂亮。

尤其是那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所有的温柔,喜悦,认真都展露无遗。

整个人的气质平静温和,一点都不见娱乐圈中的圆滑浮躁。

……

猛然响起的音乐声打断了你的游神,你定睛一看,华晨宇已经离开座位,一路小跑来到你的面前。

他在你身前站定,仰头笑着看你,又拿起话筒对主持人道:“他近看真的好帅哎!而且好高啊哈哈哈哈!”

你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蓦地回忆起刚刚发呆时华晨宇的话。

“虽然你的演唱有一些瑕疵,但是你得唱功你的感情表达都已经到了90分,我相信接下来的比赛和联系中你能更进一步,拿到100分!所以,我的决定是,直接晋级!”

原来,晋级了啊……

你望着一脸笑意的华晨宇,心中却没有什么大的波动,直到他将手上的通关凭证交给你。

那一刻,你忽然觉得,心中那把熄灭数年的火再次点燃!

耳边的嘈杂和祝贺离你远去,你的眼中只有那个抬头望着你笑容纯粹的他。

这一次你依旧无言,但你选择了张开双臂给他一个诚挚的拥抱。

“谢谢。”

你在他耳边轻声说到。

谢谢你的认真,谢谢你的肯定,谢谢你对音乐的负责,谢谢你对每一个选手的平等对待。

谢谢你的诚恳与纯粹,谢谢你的温柔与谦和。

谢谢……

在你怀中的华晨宇轻笑着拍了拍你的肩膀,你顺从地放开了他,只听他嗓音软糯,道:“加油。”

然后干净利落的转身回位,向离场的你挥了挥手。

笑容明媚,目光澄澈。

tbc





作者:

为什么会想选用“你”这样的人称,其实是因为我难以下笔去写一个主观的华晨宇,他是自由的,我捉摸不透他,我一旦下笔写“华晨宇认为怎么怎么样”或者“华晨宇感到怎么怎么样”,都不是他,我揣摩不了他,所以只能讲视角转给“你”。

这样,我写到的华晨宇,都是“你”认为的他,“你”看到的他,“你”所感受到的他。

他究竟是怎样的,我们仍然一无所知。

文中所写到的“你”,并非是我,而是我创造了一个角色,我讲自己带入到这个角色里面,进入这个我笔下的故事情节,去思考而写出来的东西。

所以简单来说它不是用来意淫和华晨宇谈恋爱,而是展现一个仰慕他倾慕他的人崇高的敬意与真挚的爱意。

开玩笑的说,也算是为男粉牟福利了,哈哈哈!

最后的最后,感谢你们看完我这一长串的废话,如果喜欢,请不要吝啬小红心和评论,谢谢!

评论(11)

热度(53)

©蜀江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