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江清

挖坑可能填,脑洞大过天,慎入.

【华晨宇中心】你03

1、非传统意义上的你(男性)×华晨宇,不喜勿入。

2、不谈恋爱,华晨宇中心,说白了就是疯狂吹花。

3、大哥的服装语言习惯有借鉴,是我一遍又一遍去翻看明日之子花花对选手的加长版评论在下笔的。

4、感谢阅读。


03

“要陪我说会话吗?”你听见那熟悉的清软嗓音在身侧响起。

声音的主人并未等待你的回应,而是在你身旁的白瓷地上径直坐下。一言不发,徒留下细碎的布料摩擦声和平缓的呼吸声在沉默中无限放大。

昏暗走廊中,你始终低垂着头,你的余光只能瞟到他盘腿而坐的身影和裸露出来白皙的膝盖。

敢面对他吗?

你这样质问着自己。

脑海中一帧帧回放的是舞台上无端失误的画面。
舞台上的灯光,观众的惊呼,队友的加油,导师们不经意间皱起的眉头。

每一帧都是那样清晰。

唯独他,唯独身边的他,唯独耗费心血严格认真的指导自己的他。

你不记得他是否冷下了脸,不记得他是否摇头叹气,也不记得他是否继续对你微笑。

只记得他上场前对你殷殷期盼的目光,记得他向所有人介绍你时的骄傲与自信,记得他鼓励的拥抱,记得他在你怀里的触感那样柔软却又充满力量。

华晨宇是一个好老师,他严格不失温柔,他专业不失亲切,他认真不失诚恳,他拿出了所有与你们分享,从不吝啬自己的才华。

而你呢。

你没能用成功回报他,你甚至质疑过他。

你自满,自大,自负,你沉溺与眼前的一切,你以为自己足够强大,却没想到舞台上耀眼的灯光将你打败。

忘词、破音。

难以原谅的低级失误。

你怎么敢面对他。

你拿什么面对他。

“其实,我有些困扰。”,他开口了,“我并不明白应不应该批评你。”

“你失误了,但你没有被淘汰。”

是靠粉丝。

他没有说出口,可你心知肚明。

他停顿了一会,似乎在斟酌词句。

但又或许不是,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绵软的声音在幽深的长廊里轻轻撞出回响。他没有紧张,没有害怕刺伤你的小心翼翼,他依旧是坦坦荡荡的,随意的,挑起话头,与你分享一下他的烦恼,当做一场闲聊。

你爱透了他的温柔,又恨透了他的温柔。

你应该狠狠的骂我一顿,而不是在我懊悔自责的时候,像一只柔软的小奶猫一样跑来安慰我!

你在心中疯狂叫嚣着。

面上却依旧沉默,垂着的脑袋犹如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忘词,唱破音这些都没关系。我一直认为在舞台上无论发生什么失误,只要情绪不断,那就是好的表演。我觉得应该批评你,不是因为你的失误,而是你的慌张。”

慌张?

是的,你确实乱了分寸。你开始疯狂在意观众的表情,你脑海里盘旋的早就不是歌曲优美的旋律而是如何才能不再出错的方案。

华晨宇的语速还是那般缓慢,但停顿的地方却恰到好处,仿佛刻意留下空白让你思考回想。

你突然有些想要抬起头,看他一眼。

看一看他是否仍在微笑。

于是,你偏转了一下你那“沉重”的脑袋。

瞟见了他放松的嘴角。

黑暗中,你好似瞧见华晨宇从上而下睨了你一眼,眉眼弯弯,眼神狡黠。这个宛如错觉一般的笑容,转瞬即逝。

他接着开口,道:“你在舞台上着急了,你不投入,没感觉。作为一个表演者,只要站上了舞台,你就要对观众负责,对支持你的粉丝负责,你没能做到,这才是你真正的错误。你没有拼尽全力去呈现一个用心投入的演出。”

“所以我想要批评你。”

你的嘴唇开开合合,一句对不起在嘴角转了五六个弯,依然没能冲出瓶颈。

你知道,他还是失望了。

但华晨宇的话音并未结束。

他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可你晋级了,你保住了自己的席位,不可否认的,对于比赛来说你成功了。虽然你没能稳住阵脚,但你还是认真完成了整个表演并且得到了认可,不管这个认可是来自于谁的,最终结果都是,你晋级了。我不想否认你所有的努力,因为你的拼命我都看在眼里,毕竟失误人人都会有,只要努力过,为此拼尽全力过就够了。我也不想把我的观念强加在你身上,这不是所谓的‘老师’该做的。”

“所以我想我不应该批评你。”

他玩笑一般又接了一句:“好啦!可以抬头啦,你这个犯错的小朋友!”

你哑口无言。

你只能抬起头,面对他。

那是一双明亮纯粹的眼睛,你就这么毫无防备对上了他的视线。你在里面看到了平静与淡然,看到了鼓励与安抚,看到了期待与认同,独独没有你最害怕面对的失望。

蓦地一下,你便红了眼眶。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鼻尖却开始不争气的泛酸。你明明不是一个容易流泪的人,曾经面对那么多打击和坎坷也未掉过一滴眼泪。可如今,你却只想放肆的好好哭一场,最好能抱着他。

那个正坐在你身侧,说话轻轻柔柔的他。

黑暗中,这条走廊仿佛与世隔绝,外面嘈杂的声音一概传递不进来。你听见了华晨宇轻浅的呼吸声,你紧盯着他,借着外头照进的细微光线,用视线描摹他精致的面容,望着他似笑而非的神色,又好像听见了他纤长睫毛扇动的声音,几下,便萦绕在心头,久散不去。

直至华晨宇猛地凑近,一脸无辜的指着你通红的眼眶,好奇问道:“你哭了吗?”才将这愈发暧昧的氛围打破。

“我……”你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你甚至有些手足无措,并非华晨宇的跳脱让你汗颜,而是在刚刚的对视中,你望着他秀气的眉眼,发现,你想要的早已不仅仅是一个拥抱,你还想要亲吻他,吻他的眼睫,吻他的脸颊,吻他的……唇。

恍然大悟。

倏忽间你明了了。

你害怕的究竟是什么。

既不是观众的嘲笑,也不是粉丝的责怪,而是他的失望。你害怕从他眼中透露出失落,害怕他对你失去信心,害怕他的期待落空,怕他伤心,怕他难过。

也许一开始只是想着不辜负华晨宇加注在你身上的心血,不让他对你的悉心教导付诸东流,晋级是一种回报。

到后来,接触时间长了,发现他是如此可爱赤诚,感情就开始慢慢变味,你不想让他担心,不想看他皱眉,于是更加努力拼命练习,对晋级势在必得。

失误发生的那一刻——你终于记起来了,你是连看他一眼都不敢的。那一对永远纯净明亮的眼眸,你多么害怕它流露出一丁点的失望,所以你倾尽全力避开它,兀自乱了阵脚。

这不该是选手对导师的感情,你知道。

你比谁都清楚。

心中是五味杂陈,面对华晨宇懵懂的眼神,还是要硬着头皮,闷着鼻子,回答一句:“没有。”

对面的人听罢,猛拍着自己的膝盖,仰头笑得肆意。你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笑些什么,许是看你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红着眼睛闷声闷气地说没哭感到滑稽吧。

他笑够了,又开始望着你,殷红的舌头探出一角,无意识间湿润了嘴唇。

华晨宇歪着头,常年抚摸琴键的手还不安分,伸过来,戳了戳你的胸口。

你见他嘟着嘴,满脸的嫌弃,对你说道:“这次放过你,下次你就淘汰了!忘词,哼!”

突然一阵燥热爬上你的后颈和耳垂,不用看都知道,那里一定绯红一片。

心中暗骂,你害臊个屁!

又觉得应该原离华晨宇同志,否则太挑战定力底线,容易伤身。

某人可不管你这少男心思,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还不忘拽拽你的衣领,提醒你别呆坐着,赶紧走人。

那双手冰凉凉的,就这么带着刺骨的寒意划过了你的肩膀。你悄悄打了个寒颤,觉得这一抖直接震起了胸膛里的心脏,也不知你哪里来的勇气,竟拉住了华晨宇的手腕,道:“我能抱您一会吗?”

华晨宇滞了一下,你以为会被甩开,正在心中疯狂懊悔自己的冲动,却等来一句。

“嗯。”

嗯?

这回呆愣的人变成了你,你瞧着华晨宇慢吞吞的转过身,又慢吞吞的对你张开双臂,坦然的眼神中,仿佛传递出“勉为其难安慰一下小朋友”的信息。

回过神来,你已经紧拥住了他。心中还略有些哭笑不得。

别装的一副大人安慰小孩的成熟样,知不知道你自己还是一股奶香味。

你偷偷腹诽,却又湿了眼眶。

事后回想起来,你还真就像个经不起挫折的小鬼,伏在华晨宇的肩头,哭湿了人家的衣领,丢不死人。

不过也有些意外收获,譬如手心曾握住的纤细手腕;鼻尖曾嗅到的淡淡清香;双臂曾拥住的柔软身骨……还有劳累一天的某人靠在你的怀中无害娇憨的睡颜。

tbc




作者:

更新来的可以说是很迟了,给愿意看的村民道歉,最近实在是三次生活比较忙碌,还请见谅。

这一章其实我删删改改很多,两次推翻重写,其实这一版还是不满意。

我跑了一趟上海,忍着炎热狗了音乐节,见到了闭关出来的华绒绒。

他很好看。

我第一次意识到,我曾经以为的他很好,原来只是那一小部分。他很漂亮,甚至娇俏,他在舞台上的一举一动都是跨越性别的美好。

我也意识到,我根本写不出他的神采。

如果说华晨宇有一个宇宙那么大的好,那我所能写出来的仅仅是一沙烁那么小的好。

但我还是想努努力,多看看他的访谈,看看他的点评,试图再多写出一些“沙烁”。

没准有一天,团吧团吧,就是一颗砾石。

最后,感谢你看我废话连篇。

评论(9)

热度(53)

©蜀江清 | Powered by LOFTER